笔趣阁 > 如猫里奥般的人生 > 332.下一站“后天” 34

  殊不知,得亏此次遭受“突然袭击”的李傲有所克制,否则一旦液态金属受应激反应的控制,在其脖颈疤痕处塑形而出,谭芙珍的那两条手臂就算是完了。
  被调戏了的李傲,此时可没工夫去享受美人的温柔乡,而是强压下狠狠将其甩下去的冲动,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厉声斥责道:“Don’tdothatagain!”
  别看李傲亲手杀的人不少,可仍旧还会很纠结过失致人伤残或死亡这种事情。一开始他并未对其进行严格的区分,直到亲眼目睹大丫为扑上来撕咬自己,而险些将身体在液态金属塑形出来的利刃上割裂成两截儿之后,才在心里厘定出了两者的区别。唯有如此,他做才能减轻自身所受到的煎熬。
  为了惩罚谭芙珍这种冒失的行为,并对其肆无忌惮的举动予以警告。李傲在脖子那道伤痕处,找准位置塑形出了一把短刃。所谓的找准位置,便是在撕裂对方袖子的同时,还要给她的手臂留下一道浅浅的伤口。不过,得是那种让其感觉到疼的口子才行。
  伴随着李傲的呵斥,还有“刺啦”一声布料被割裂的声音,以及谭芙珍因手臂吃疼而发出的惊呼。正待其下意识想要往回收手之际,忽又听到那个独臂的大胖子冷冷地说了一句“抓紧”后,她便已经背靠在了一堵冰冷的墙壁上。
  还不待谭芙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背后传来的冰凉便已消失,取而代之的便是双脚出现的悬空感。这一次就算李傲不提醒,她也不敢再松手了。毕竟受限于视野,谁都不想拿自己的性命去做赌注。即便冰雪聪明的她已经猜到了这种悬空感可能是由于台阶的高度导致的,在无法亲眼验证的情况下依旧会从心底滋生出名为恐惧的情绪。
  谭芙珍感觉到背着自己那人的左臂向上一挥,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与门轴的“吱嘎”声,便伴随着身体的颠簸,先后响彻在了消防通道和狭小的放火隔层之中。
  “到,到了吗?”感觉脚尖蹭到了地面,谭芙珍这才缓缓地舒口气道,“我,我是不是可以下来了?”
  “还没有,这里只是第九层。”被那家伙吹出来的热气弄得耳朵有些痒的李傲,不自在地晃了晃脑袋。
  不等谭芙珍继续开口询问,李傲便再次出声道:“把腿抬起来,如果可以的话最好盘住我的腰。否则,到时候身体什么地方卡进台阶或墙壁里,我可不负责。”
  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谭芙珍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给自己找不自在,于是两条纤细的长腿便十分灵活地盘在了李傲的腰间。
  待双方均准备妥当,她再一次感受到了背后传来的凉意,以及购物车与地面摩擦时所发出的“咯吱吱”响声。但很快,她背后传来的冰凉出现了一次从有到无,再到有再到无的急速交替。
  随着又一次感受到了对方左臂的挥舞,以及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与推动防火门时发出“吱嘎吱嘎”的动静,谭芙珍知道第十层到了。
  待李傲打开了两层防火门,谭芙珍的后背再凉了一次之后,他二人与购物车才算是真正登上了这栋写字楼的第十层。
  “到了。”当李傲说出这两字的时候,他们所抵达的地方并不仅仅是第十层,而是谭芙珍所说的那处连接两栋写字楼的空中回廊。“你知道保安室的具体位置吗?”
  本以为还要再步行一段时间的谭芙珍,没想到胖小哥居然直接带着自己来到了回廊附近。手臂被对方拍了几下的她,一边努力回忆,一边不情不愿地松开了自己盘在腰间的双腿和搂在脖颈上的手臂。
  期间谭芙珍还一不小心扯到了手臂上的伤口,惹得她接下来说话的语气都幽怨了起来:“右手边,离回廊最近的那间是杂物间,第二间是机房,第三间便是保安室了。”
  谭芙珍的话音刚落,就觉得自己手里抓着的衣袖一空,紧接着“吱扭扭”的开门声便传进了她的耳朵。好在后续的搜刮声陆续在空旷的楼层里传播着,让她可以确认对方真的是在给自己找手电,而不是将其弃之不顾。内心中的那丝惶恐,在其摸黑够到了离自己不远的购物车后,便彻底被驱散了。
  进入到保安室的李傲,大致扫了一眼,发现里面的摆设跟自己所想的样子相差无几。无非就是房间的面积更大,屏幕也更多。除了工作区之外,房间的最里面还有一张单人床,想来是为值夜班的保安准备的。
  “呦呵!这里的保安生活水平不错呀!居然还有一台咖啡机?”路过摆放饮水机的那个柜子时,李傲在一旁找到了一台造型精致的小型咖啡机。“诶对,这栋写字楼里应该有很多饮水机吧?看来暂时是不用担心缺水的问题了。”
  “所以你根本就没意识到那张床现在为什么会是空的?”冷不丁的,顾爷那略带讽刺的话语突然就冒了出来。
  “呀哈,顾爷!您老人家总算是提起干劲儿了。”听到顾爷声音的李傲精神突然一阵,这意味着他现在有望摆脱谭芙珍的纠缠了。
  “少废话。死胖子,你不觉得被你吓死那人的穿着很像保安吗?”
  听顾爷这么一说,李傲开柜门的手顿了顿,仔细回想一番后,有些不确定的说道:“像吗?感觉那就是一身普通的工作服呀。要我说的话,反倒是更像电工才对。”
  “哐,哐,哐……”
  在李傲的粗暴操作下,一排十六个储物箱,被其用破坏性的手段逐个逐个的打开。
  “这怎么全都是空的呀……”
  刚抱怨完,新开开的那个储物箱里便出现了一整套保安服,甚至包括了皮靴和橡胶棒。
  “你看,人家好歹也是个有牌面的写字楼,怎么可能用那种工作服充门面!但问题是,说好的备用手电为什么不在?”
  “哐……”又是一扇储物箱的门被打开。
  “嘿,这里有一个!诶不是,这好像还真跟咱们从那人手里拿到的手电一模一样呢。”
  “你再拿起那件衣服看看。”顾爷出声适时地转移了李傲正打算研究一下手电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