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唐俏郎君 > 第211章诛人又诛心

  “咻咻咻”
  一阵诡异的声息响起。
  汇入风中,尤为刺耳,但没有打乱袭杀张海与上官婉儿二人的内应团体。
  “噗通,噗呲,啊”
  只不过火把熄灭,伴随割裂声与惨叫响成一片。
  须臾之间,几十人相继栽倒下去,翻滚惨叫,荡起一阵阵腥风血雨与刺激人心恐惧的声浪,传扬开去。
  “啊,有鬼,快跑……”
  “妈呀,别乱说,我隐约看见是飞鸟杀人……”
  “闭嘴,老子看见野猫咬死老黄……”
  “都别说了,抓人要紧,啊……”
  人声嘈杂,乱成一片。
  加上战乱之地漆黑一片,惊惧了所有人都心神。
  只是这个时间持续得很短暂,便陷入寂静,静的可怕。
  而上官婉儿处在夜风吹拂的城墙上笑了:“哈哈哈,你们还真是不自量力,胆敢忤逆公子,都得死,还有谁?”
  她这话就像是来自九幽的索魂之音,令人惊惧。
  人吓人,吓死人。
  在这一刻得到释放,放大。
  不少人吓得直哆嗦,乃至跌倒在地上抽筋。
  不过好在内应伤兵临死前,嚷嚷着什么飞鸟与野猫杀人,冥冥中分散了心神上的一部分惊悸,不至于被吓死。
  但这种匪夷所思的反击手段,着实惊惧人心。
  针对这一个突然袭击,处在下方的李靖壮胆说道:“你分明是装神弄鬼,吓谁呀?”
  “吓你,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损失了成千上万将士的人,有什么资格说别人装神弄鬼?”
  上官婉儿鄙夷的揭伤疤。
  这是她故意挑明动物奇兵,配合死士袭杀来犯之敌,但皆被李靖压下去不敢公布于众的反击。
  李靖听得惊恐莫名,愤怒的冲她所处的黑幕空间吼道:“卑鄙,最毒妇人心……”
  “哈,你有胆就是我家公子阴狠歹毒,敢不敢?”
  上官婉儿不依不饶的拿话噎人。
  当然,这是她事先通知动物奇兵暗中配合,上演这曲大戏,才有的底气。
  其实她心里慌得很,公子怎么还不来救场啊?
  再拖下去,只怕李靖要爆发了……
  确实,李靖快气崩了,当场怒吼:“贱人,贱婢,你妖言惑众,惑乱三军将士,本帅要你死……”
  “得了吧你,你这话是在暗示基地里内应对我动手,可是我没见谁敢上来送死,还有谁?”
  上官婉儿跟随在公子身边耳濡目染好多天了,别的没学会,自吹自擂学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
  经她这一番调侃,鄙视,愣是吓住了内应伤兵,没人上前了。
  而山下的将士,全都郁闷死了。
  这叫什么事儿啊?
  不说堂堂男子汉大丈夫,还是久经沙场的战兵,死都不怕,能没有胆魄吗?
  怎么会被一个小娘子给唬住了?
  单说这种憋屈,待遇,怎么就这么让人崩溃呢?
  这是十来万大军啊?
  竟然拿一个小娘子没辙,真是贻笑大方了。
  传出去,没脸见人了。
  当然,所有人都知道,这都是畏惧王浪军而给她的面子,可是形成这种事实,没人受得了。
  特别是李靖这位统帅,铿锵一声抽出宝剑,挥指向上方呵斥:“全体将士听令,给本帅捉拿叛逆女子,死活不论,抗命者与她同罪!”
  “诺,杀啊!”
  没办法,统帅动怒了,三军将士雷动响应。
  哪怕是敷衍一下,呐喊声小不了。
  无形之中,形成山下的将士呐喊助威,使得山上基地里的内应轰然涌向上官婉儿,发起冲锋了。
  毕竟统帅有令,谁敢违抗啊?
  找死啊?
  当然,虽然执行这种命令,很多人心生厌恶,但是为了活命不得不执行。
  于是,几千人涌向上官婉儿,黑压压的碾压而来。
  “沙沙,杀啊”
  声浪宣天,吓得上官婉儿遍体颤抖,冷汗直冒的嚷嚷:“你们敢,不想死的退回去……”
  “哎呀,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说这些有用吗?我们死定了……”
  张海处在她右侧颤抖着声音低吼,想死的心都有了。
  原本他不赞成上官婉儿这般胡闹,太不靠谱。
  可是他不得不听表弟临幸之前的交代,一切以上官婉儿为主,处理基地里的事物。
  对此,他是无能为力又庆幸,可是沦落到被人群殴致死的下场,他是打心底里难以接受。
  这是几千人啊。
  即便他们被诡异的什么东西袭杀,也杀不干净,难脱一死。
  当然,他原本对不知名的突袭兵的支援感到高兴,认为这是表弟留下的后手,但此刻不抱希望了。
  甚至于在心神上怒骂上官婉儿不识好歹,为什么不听自己的劝谏,乘夜溜下山去与死士汇合,暂避一时再说。
  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而上官婉儿也是惊慌失措的喊道:“没用怎么了,这是我想要的吗?
  我想要公子现身,不来就死定了……”
  “哈哈哈,你这可恶的小娘子还想故弄玄虚,拿王浪军说事,他都不在基地,给本帅剁碎她喂狗……”
  李靖处在山下的火把丛中,怒视石墙上方黑暗中的发声处,厉声怒吼。
  他这话是两口话。
  一是宣泄他对上官婉儿的愤怒。
  一是督战,壮胆内应的战心,斩杀上官婉儿泄恨。
  “杀,剁了这个贱婢女子,为被她害死的兄弟报仇……”
  “受死吧贱女人,你的公子已经被皇上处斩了……”
  “就是,但凡一切与皇上作对的人,都不得好死……”
  “死来,杀……”
  “嘎”
  就在内应伤兵冲到上官婉儿近前的时刻,一声开金裂石的鸟鸣震荡天地。
  “握草,王浪军回来了……”
  “妈呀,快跑……”
  “啊,别挡老子的道,滚开……”
  “去死啊……”
  乱了,全乱套了。
  一两千人立马向后撤,自相践踏,乱作一团。
  这一幕惊得山下的将士,下意识的向后退。
  这包括李靖一干将官,沙沙的退到树林里偷窥山巅上的情况,就连火把都熄灭了。
  还不知道他们吓成什么样了。
  而石墙上的上官婉儿高兴坏了:“哈哈哈,公子回来了,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准备接受公子的制裁吧?”
  “好,太好了,但凡没有成为朝廷内应帮凶的人,结队看押他们,等待公子发话,制裁他们这种忘恩负义之徒……”
  张海兴奋的呐喊起来。
  于是,局面大逆转,为数不多的伤兵开始看押内应了。
  而金鹰在这种凌乱的局面下飞抵八角亭,鸣叫着唤来上官婉儿,交接信笺。
  上官婉儿败兴的接过信笺,看完信笺之后便驱散了心神上责怪公子不来接自己的小埋怨,遂把信笺交给张海转给李靖,独自一人骑乘金鹰回归无量宫去了。
  余下张海慌得一批,心神坎坷的把信笺甩给李靖说道:“李靖老师,上前接旨吧……”
  “什么,皇上下旨,交由王浪军转达,不,传旨了……”
  李靖彻底凌乱了,惊慌失措的命令护卫打着火把,找寻信笺,待找到信笺越看越心惊,心凉了。
  “完了,这回彻底完了,死定了……”
  “主帅,我们怎么就死定了,您快说呀?
  将官们三观尽毁,李靖却悲悯的说道:“好不都是王浪军闹的,他是诛人又诛心。。
  我们死定了,都拿去看看吧……”
  “什么?这,这不可能,我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