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又见梨花成雪 > 第129章 误入别人的风月
沉璧握着半拳在门上敲了敲,没人应,又复敲了敲,仍是无人应。
  
  她将门推开,只见寝殿内乌黑如漆,并未点灯。难道刹魔睡下了?
  
  “刹魔,是我,我是沉璧。你睡了吗?”
  
  她的声音回荡在静谧的房间里,显得异常的清透。等不到回应,她又摸着黑往里行进,凭着往昔对殿内物品摆放的记忆朝着刹魔的床榻处行去。
  
  “靖玄,靖玄......”
  
  沉璧听见刹魔的声音,忙移动脚步赶到他的床前,她刚坐下,便被刹魔扯住,拉倒入床,她想挣扎却被刹魔死死地囚住。
  
  向来喜茶的他从不饮酒,可今晚他身上竟然有一股浓烈的酒味。
  
  “别走。”
  
  他吐出的气息拂在她的脸上温热而温柔。等这两个字她已经等了太久,她有些动容,微微颤抖的双手摸索抚上他的脸,那冰凉的触觉告诉她这一切都是真的。
  
  “我不走。”
  
  身下的人突然翻身将她压下,他无所顾忌地吻住她,仿佛涸辙之鲋,拼命地吮吸。
  
  她从未见过疯狂到这般地步的他,她被他吻得意乱神迷,浑然忘了他是在何时翻上了她紧闭的城池。
  
  只是,她清楚地感知着自己的心早已被他的霸道凌厉冲得溃不成军,他用他不为人知的利器征战厮伐征服着她,作为俘虏的她退无可退,只能拼尽全力殊死一搏想翻身作这场战役的主人,但对方太过强大,她根本没有翻身的机会。
  
  她宛若不懂水性溺海的人,遇到他这艘船路过,便拼了命地抱住,任由他带着她乘风破浪,任由他在未知的极乐里冲锋陷阵。
  
  她对这番意乱神迷的律动很是着迷,它是如此的猝不及防,如此的来势汹汹,如此的天崩地裂,席卷了她心灵上的全部荒野,亦埋葬了她全部的思绪,她大口地喘着粗气,可是律动却久久地难以平息。她分明深陷于其中,却头晕得近乎在做梦。
  
  随他,征战杀伐也好,卸甲归田也好,闲云野鹤也好,只要是他,皆随他。
  
  他那带着丰厚磁性的声音在她的耳畔响起,柔得就像三月里的风。
  
  “靖玄,我后悔了……”
  
  他后悔堕魔了,后悔不该踏入这条没有往返的歧路,更后悔在她漫山遍野地喊着“原夜”时他头也不回的走了。
  
  那时候没有回头,现在还可回头吗?他心里好痛。双手将梦中的靖玄抱得更紧,唯独怕梦醒了,她便消失了。
  
  身下的沉璧听到叫唤起那个熟悉的名字时,不禁泪流满面。身上的律动没有停,只是她那缺氧到发昏的脑袋终于回归了清醒。
  
  当她宛若一根无根的稻草颠簸于他宽阔的胸膛之时,身上的他却无限柔情的喊着另外一个人。
  
  他的唇沾染着杏花酿的味道,他的眉眼在纯黑的夜并未能清楚地看见她的模样,所以,她才会跌入了他与另一个女人风月的城池?
  
  她本能地抗拒,她是沉璧,不是靖玄,她永远也不会做别人的影子,只是话没说出口唇边那蚀骨的吻便吻得她心慌,她到唇边的话稍一漏出个尾音都变成了诱惑人心的娇弱喘息声。
  
  她误跌入了别人的风月,做了别人的影子,可身上的男子却是她心心念念最爱的他。
  
  她无声地啜泣着,从一开始她就败了,输得彻彻底底。
  
  当事后刹魔平静地躺在她的身侧熟睡,她转过身,伸手抚摸上他的脸,他的眉,他的鼻,她的唇,他五官的每一处,都使她着迷。
  
  只是,他心里没有她,他心里根本没有她。
  
  他误以为他接受了自己,却不想被他当成了别人的影子。
  
  繁复的思绪让她的心久久难以平静,她缠上他躯体的手不停地在他身上来回逡巡,她从来没有跟他靠得那么近,她不曾拥有过他,他今晚把她当成了别人,她才有了与他的肌肤之亲。
  
  她的手在摸到他胸口的时候,他却疼得发出了“嘶嘶”的倒吸声,他似乎受了伤,她想给他看,却不敢多作停留。
  
  她只能抹掉脸上的泪匆匆将衣物穿回,拎着脱了放在地上的鞋,猫着酸痛异常的腰往门外逃去。
  
  冷幽在外等沉璧等了许久,因担心她的安危便一直守着,站在距离寝宫百米远的地方候着。
  
  当他看见寝宫的门开了,借着魔界的极光,他看到沉璧从里往外走了出来,她在宫外蹲着身似乎在穿着鞋还是在做什么,只是,当她走到自己的跟前,他有些看傻眼了。
  
  她那淡紫色的发凌乱地披在肩上,身上的七重黑纱有一处破开了一道口子,露出雪白的肌肤来,在极光的映衬下,显得妖娆又性感。
  
  他想起她入门前的那句话:“你就不怕我一会做出一些让你难堪的事?”如今看来是一语成谶了。
  
  她盯向他的眼神冰冷异常,她嘴里蹦出来的字犀利如刀:
  
  “不许说出去,不然我就杀了你。”
  
  他有些愤怒,他万万没想到刹魔是这样的人,他刚想跨步往宫殿内行去,却被沉璧伸手挡住。她冷冷地质问:
  
  “你要去哪?”
  
  “去杀了那个伪君子。”
  
  “呵......以你的法力,你杀得了他吗?何况,这是我自愿的。”
  
  冷幽怒不可遏,他调转过头来逼近沉璧,单手扼住她纤细而修长的颈项,如手扼着一只颈项细长的白天鹅,他的眸子,是火一样的颜色。出离愤怒的他斥声道:
  
  “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沉璧我告诉你,你若是胆敢再用浮笙的身体去和别的男人睡,我便杀了你!”
  
  “他不是别人,他是刹魔。”
  
  她冷眼回了他,眸子里的坚毅让他不寒而栗。他心中感到可笑又可悲。
  
  “所以,因为他是刹魔,他重生了,他现在好好地活着了,你就动心了?你忘了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吗?你反复说过要将浮笙还给我,结果呢?你屡次三番的食言,沉璧,你看着我的眼睛回答我,你有心吗?你的心哪怕有一点点的愧疚,都不该如此对我!这不公平!”
  
  她是魔界最可怕的魔鬼,她贪得无厌,她一次又一次地挑战他的底线,可悲的是他却对此毫无对策。
  
  “公平?你竟然和我谈公平?父王选择浮笙舍弃了我,刹魔深爱着故人心里没有我,你竟然跟我谈公平?”
  
  “你咎由自取!”
  
  他不想再怜悯这疯女人,她一次又一次地利用他的信任做着伤害他,也伤害浮笙的事。他宋城王没那么大度,看着自己心爱女子的身体,陪了一个男人又一个男人,令他忍不住要骂娘的是他还没碰过她!
  
  沉璧冷哼了一声,而后冷笑道:
  
  “是,我咎由自取。你说了这么多发了那么多的脾气,不就是因为没有得到过吗?眼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践踏,心里很不好受吧?你想想尝尝浮笙的滋味吗?你忍了那么久,憋坏了吧?我向来慈悲,这次倒是可以成全你。”
  
  说完她踮起脚尖吻向冷幽,双手搂着他的脖子抵死地缠绵,他咬住牙关不让她进犯,手也下意识地把她往外推,可是越推她缠得越是紧密。
  
  他感觉自己对浮笙的感情遭到了侮辱,她说的话不仅是在侮辱他,也是在侮辱浮笙。出于愤怒,他猛地将她推开,还扇了她一巴掌。
  
  扇完巴掌后的他呆立在原地,这是他第一次动手打女人,打的还是自己心之所爱,他觉得自己要崩溃了,可是眼前的沉璧还是疯了一样扑过来吻向他,许是感觉到了他的抗拒,她径直地在他唇上咬了一口,一时腥甜盈腔。
  
  “你这个疯女人!”
  
  冷幽用手揩拭着唇上的血迹,他完全猜不透这个反复无常的女人到底在想什么。
  
  “你不是恨我吗?让你恨得彻底些。你说的没错,刹魔生还后,我便不想离开了,而你的浮笙,什么时候能回来,我不确定。”
  
  她从他的身旁经过,旋即化作一道黑烟飞去。
  
  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冷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永远不可能杀她,因为她的身体是浮笙的,但他始终恨她恨得牙痒痒,却又不得步步跟着她,保护她。若世上真有奴隶,那么他,便是她的奴隶。
  
  永世为奴,不得翻身。
  
  这样的感情让他感到绝望。
  
  翌日,当刹魔撑着头痛欲裂的脑袋醒来时,他才赫然发现自己那凌乱在旁的衣衫。
  
  他晃了晃脑袋,可仍头昏得厉害。他没有裸睡的习惯,怎么会无片衣遮体?
  
  他狐疑地伸手去拿自己的衣衫,穿衣服的时候,手系扣子,眼角余光似乎瞥到了一个晃眼的物什,他下意识地侧过头去,被子里裹挟着一只花穗钗,而自己躺着的位置,床单黏腻得要命。
  
  原来,昨晚不是在做梦。他捡起那只钗子,收回枕下,他清楚那只钗子是谁的,她天天有事没事地往他的住处跑,头上插着这只钗,他又怎会不记得?
  
  只是,他欠她的够多了,她也为自己牺牲得够多了。

Ps:书友们,我是香凝痕,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