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古邪帝 > 第1953章 有壁极阴 悟阵
阙月城外,邪天探听消息的对象,被射日弓震成了щww{][lā}
  
  阴阳宗内,他第二次探听消息的行为,被刘老六打断。
  
  如今,见这俩奇葩一个吊着另外一个,邪天轻轻开口。
  
  他这一开***日弓全身都逸散着的你快赞美我的气息,就变得有些尴尬。
  
  “说你呢!”射日弓幻化出一根弓弦,抽了下刘老六,“就这么难么!”
  
  虽然在诸圣口中,刘老六不是疯子就是傻子,但还是知道痛的。
  
  这来自上古混沌至宝的一抽,就算威力降低了不知多少倍,也抽得他龇牙咧嘴。
  
  “啊痛,放开我!”
  
  “小子,你这是欺师灭祖!”
  
  ……
  
  邪天也没想到射日弓会抽刘老六,但想到殷苏没听到自己两声呼唤,全是因为刘老六扒了别人的裤子,让殷苏羞愤欲死,他就觉得蛮解气。
  
  不过细细打量过刘老六的双眸,现其内混乱不堪,他就制止了射日弓。
  
  “射日弓前辈,还是算了吧。”
  
  射日弓第二抽僵住,哼哼道:“他可坏了你的好事。”
  
  “也没什么,倒是要感谢前辈出手。”
  
  射日弓一下就舒坦了,强忍抽刘老六的冲动,却也提拎了几下对方:“听到没!看到没!这么好的人只是想打听个消息,你至于为难么!至于么!”
  
  默默给射日弓打上话唠的标签,邪天转过身,继续打量让邪心调飙升的黝黑墙壁。
  
  邪心的跳,是会随着邪帝传承能感应到的邪天实力飙升而飙升的。
  
  简单来说,就是在相同的危机前,邪天越强,邪心跳越慢。
  
  是以成长至今,纵然邪心跳再一次达到了极致,但代表的危险,已经和之前不可同日而语。
  
  “比葬土**还可怕……”
  
  可怕的感受,是他不需要的。
  
  他需要的是弄懂这面墙壁。
  
  邪心受阻。
  
  分魂触之则死。
  
  邪天想了想,现自己竟连探知这面墙壁的手段都没有,更遑论弄懂?
  
  但他没有灰心,就这般闭上血眸,砍去黝黑墙壁四个字,用直觉去感受面前的存在。
  
  在砍去黝黑墙壁四字后,他直觉中面对的存在,就渐渐活了过来。
  
  这是一幅场景。
  
  场景黝黑,连光都能吞没。
  
  其内隐有海浪啸啸,仔细一听又不是海浪,却也似海浪般的东西在奔涌流动。
  
  正欲思考奔涌为何物的邪天,陡然现了什么,心中一阵乱跳,赶紧睁开血眸。
  
  “好险……”
  
  看着更近的黝黑墙壁,现自己竟不由自主朝前迈出了一步,他血眸中掠过一抹惊悸。
  
  就在他直觉感应之时,他整个人也在被连光都能吞没的场景吞没着。
  
  若他继续思考奔涌的为何物,那必然会沉沦其中,被黑暗同化。
  
  “真是有意思的墙壁……”
  
  邪天感慨一声,正欲继续思考,疯笑再起。
  
  “哈哈哈哈……”
  
  “就凭你也想窥视极阴壁?”
  
  “你是准备把老子笑死,然后继承老子的遗产么!”
  
  ……
  
  又一次制止了射日弓的抽人行为,邪天看着刘老六道:“极阴壁,却不知此物有何用?”
  
  刘老六头一撇:“叫祖宗!”
  
  话不投机半句多。
  
  要不是看在刘老六双眸内满是混乱的份上,邪天不介意暗示一下蠢蠢欲动的射日弓再离去。
  
  刘老六依旧被射日弓吊着。
  
  离开了极阴壁的邪天,又开始漫游洞府。
  
  花了整整三天时间,他才走遍洞府,生出诸多感慨。
  
  洞府一词,源自洞天,洞天又来自别有洞天。
  
  刘老六的洞府,就是这样一片镶嵌在阴阳宗山门内、和神墟差不多大的天地。
  
  这种藏空间、甚至藏天地于洞府内的手段,叫须弥芥子。
  
  但到了如今,邪天知道了须弥芥子的另外一个名字——虚空本源。
  
  这四字,才是别有洞天的本质。
  
  “可惜以我现在对虚空本源的理解和掌控,做不到这一点……”
  
  于邪帝传承后的百年修行,邪天对本源有了更深的理解。
  
  在理解的同时,也不乏他对本源该如何更好地用于战斗的思考。
  
  所以对极阴壁的兴趣不能转化为实质的行动后,从来不缺少事做、更擅长思考的他,便准备感悟这座洞府。
  
  “应该,可以吧……”
  
  想想自己历经葬土**三十六年的折磨,虽然修为没有增长多少,但变强毋庸置疑,邪天便放下了心……
  
  噗!
  
  仙念刚刚触碰到构建整个洞府的本源规则,邪天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不行,三丝本源之意,果然还是我的极限……”
  
  拭去鲜血,邪天脸上不见颓丧。
  
  方才的触碰,让他又现了困住自己的好东西……
  
  “洞府之外的阵法,很有意思……”
  
  休息了半炷香,邪天再次盘坐闭眸。
  
  一炷香后,他进入了天一之境,开始感悟很有意思的东西。
  
  时间流逝。
  
  转眼,一年过去。
  
  一年之中。
  
  阴阳宗诸圣过往间,都会在刘老六洞府外一脸复杂地驻足片刻,唏嘘几声,喟叹几气,方才离去。
  
  邪天始终在感悟。
  
  射日弓,依旧吊着刘老六。
  
  再疯再傻的人,遇到了连大帝都敢挑衅的二愣子,虽说不至于怕,多少也能清醒些许。
  
  现自己再被吊下去,很有可能变成腊肉,迷失在未知中的刘老六狠狠摇头,强迫自己拥有一些应对此事的智商……
  
  “我干你大……”
  
  爷字还没说出,射日弓就一脸鄙夷地抖了几抖,将智商用错地方的刘老六只觉天旋地转,内脏都要喷涌出来。
  
  “射日前辈,您真是好兴致。”
  
  刚结束闭关的邪天,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不由笑道。
  
  射日弓有些尴尬。
  
  几次接触,他也对邪天有了些了解。
  
  资质一般般。
  
  悟性还凑合。
  
  实力不堪入目。
  
  心性很不错,丝毫没有两位大帝护道而产生的桀骜,对谁都平平和和。
  
  但就是这平平和和,让他连续吃了两次瘪,瘪得不要不要的,连泄的机会都没。
  
  由此,面对邪天他很有些不好意思,见邪天这话中有话,他还急道:“可不怪我,这疯子骂人!”
  
  “何必与他计较。”邪天朝洞府大门走去,“放了他吧,我们该走了。”
  
  嘭!
  
  刘老六刚落地,便又哈哈大笑起来。
  
  “我刘老六敢保证,你这样走出去的结果,就是被抽耳光抽死!”
  
  (本章完)
  
  .

Ps:书友们,我是萌元子,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