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棺夜行 > 第436章 我也是中国人
    点到名字的家主们纷纷走上了主席台,我跟师嫣然辈分最低,跟在他们的身后,相继入座后现多了一个位子,这才注意到,除了敦煌家没来人,还有一个家族也没人到场,是香江的王家,香江虽然回归了,但政策方面不同,也不方便让王家参与进来,换而言之,香江王家那边也抵御内地政府的领导。
  
      以左为尊,依次而坐,我坐在最右边,这就是我目前在阴阳行当的地位。
  
      师嫣然挨着我的位子。她年纪比我小,实力也不如我,按理来说她应该坐我右边才对,但人家是正儿八经的马家姑婆,是家主,而我只是毛家毛飞的嫡传而已,能坐在这里已经是抬举我了。
  
      夜老板道:“请诸位家主先画十张符吧!”
  
      主席台上的几位家主低头交流了起来,商量把符控制在什么程度,这就是门栏,不是谁都可以上台。
  
      阴阳行当大致的情况是三十左右的阴阳师实力达到一香初期,堪堪成为星君,而五十左右的阴阳师达到一香中期,一香后期的阴阳师在现今的阴阳行当就已经不多见,九大阴阳师家族杰出的弟子顶多也就把这个平均年龄前提十年。
  
      只从这一点就能看出,现今的阴阳行当跟以前是存在明显的差距的,大时代如此,也不是人力可以阻止的。
  
      “一香前期吧。”说话的是离老先生,辽东离家的老祖,很廋,整个眼轮都陷进去了,就像病了二十三年的人,头雪白,阴阳师时常会接触到阴气,稍有不慎就会阴气袭体,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就会对身体造成伤害,这位离老先生恐怕就是这种情况。以他现今的实力当然不会让一股阴邪之气给难倒了,应该是他青年时期吧。
  
      对他,我份外的留心,僵尸王离羽正是在离家的庇佑下藏匿在第九局的。
  
      此人绝非良善之人。
  
      钟老祖道:“低了吧,新部门的人员暂时不需要太多的,不是要招生吗?以后那些学生才是真正的干力,国家的栋梁。”
  
      张师皮笑肉不笑的道:“这样的大会当然要让那些年轻人上来露露脸,难道就因为你钟家没人了,就不准其它青年上来?”老一辈的阴阳师关系也很微妙,钟老祖跟敦煌家走的近,跟一叶关系并不和睦,如今看来跟张家也并不和睦。
  
      钟老祖无言反驳,钟家也是今非昔比了,他只能忍着,憋屈的很,气的脸色涨红,转而对我道:“名小友怎么看?”
  
      这些人的心思我也清楚。
  
      同样是一香前期,九大阴阳师家族相对普通阴阳师无论是在阴阳术还有鬼耆上优势都非常明显,胜率会高出一大截,换而言之,降低门栏只会让九大阴阳师家族的弟子大面积的进入新部门。
  
      离家,张家,甚至蓝家甚至包括马家当然是希望这个门栏低一些。但叶家,张家,包括我这样手下没人的当然希望门栏能高一点,让原本九大阴阳师家族的弟子进入新部门的人数少一点,以免造成新部门被原先的大家族把持。从这一点而言,我,叶家,钟家的立场是一样的。
  
      更何况,钟老祖对我有恩,此刻他向我求助,没理由不支持的,我道:“一香前期的人太多了,太耗时间了,一香中期吧。”
  
      离家老先生道:“既然有不同意见,那这样吧,大家举手表决吧。”
  
      这可不是小事,事关命脉,利益之争,直接会影响家族的百年大计。
  
      张师第一时间附和道:“我赞成。”
  
      钟老祖跟一叶脸色不由的一沉,刚才在贵宾区两人一笑泯恩仇,绝不是他们多么的洒脱,而是为了共同的利益不得不结合在一起,可即便拉上我,也就只有三个人,未表决就已经知道输了。但在新部门还未正式成立之前,举手表决最合适不过,实在没有拒绝的理由。
  
      夜老板见此说道:“那大家举手表决吧,支持一香前期的请举手。”
  
      离家的家主第一个就把手举了起来,随即张家家主也举手,紧接着西苗蓝家也举手了,七位已经有三位赞同,随即的位置坐着的是钟老祖,他不动声色,他旁边的一叶也没有动,接下来就是嫣然了,她的态度决定了一切,只要她赞同,那就是四票,到时我的态度就可以直接忽略不计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这位绝代芳华的美少女身上。
  
      师嫣然却道:“我听大哥的!”
  
      一语击起千层浪,底下顿时哗然一片。
  
      离家,张家,蓝家三位家主的脸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目光诧异之极,心中都在嘀咕我跟师嫣然之间的关系,难道这两人有私情?除了这个,他们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让一个家主不顾大局无视自己家族子弟的前程去讨好一个男人,别说是他们了,就连我自己都诧异不已,她怎么公然说出这种话。
  
      这实在太难堪了,我感觉面皮热了起来。
  
      钟老祖跟一叶大喜过望:“三人赞同,四人反对。”
  
      夜老板依旧笑吟吟的道:“那好,那就定为一香中期了。”
  
      对于钟家跟叶家而言,其它四大家族进入新部门的人数越少越好,只是一香中期就把大部门人挡在外面。
  
      大家相继做符。
  
      十张黄符很快就画完了,然后经过检测都没有问题后就放在了台上,叶老板道:“诸位,家主已经把黄符画完,一香中期的阴阳师可以上台来试试,如果通过可以进入复赛。”而家主则做为种子选手直接进入复赛。
  
      听到一香中期底下人哗然一片,如同一盆冷水浇灭了他们的希望之火。
  
      紧接着上台的都是各大小家主的当家人,年龄都不小的,就算年轻的也四十往上走,有些则须白,其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叶家跟我交手过的那个老人,头顶着标志性的解放帽,在她身旁的还有一位老太婆,一叶冲他们点了点头。
  
      这两位是叶家的隐藏实力,现在不得不拿出了了。
  
      戴解放帽的老头我自然他的实力,一香颠覆往上走,上一次跟我交手绝对没有出尽全力,他拿起一张黄符,眼睛微微一眯,一声炮竹般的爆响,黄符炸开,纸屑翻飞,夜老板喊了一声:“过!”
  
      跟她身后的老太婆也轻松的爆掉了黄符,也过了。
  
      叶家就这两人。
  
      反观马家,八位族老全都通过,中生代之中也有十余人通过,马五爷这一脉却没有人上台来,这是师嫣然对他们的惩罚,回归家族就要听从安排,这就是安排。
  
      马家一共有二十三人进入。
  
      有些弟子的实力也能达到一香中期,只不过,战力不够,也就献丑了。
  
      却在这个时候,场中响起一片哗然之声,闻声望去,主席台上诸位家主的脸色全都变了,只见一身火红装扮的渡边樱子提着裙子上了主席台。
  
      我心中咯噔一下,小日本出招了。
  
      钟老祖噌的站起来,喝道:“你上来做什么?”
  
      渡边樱子眨动大眼珠子,显得很天真道:“参加比赛啊。”
  
      钟老祖道:“你是日本人,你没这个资格。”
  
      渡边樱子道:“我是在日本长大,但我也是中国人,身上流着中国人的血,我的祖父大家应该都知道,他叫龙飞,是一个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中国人,我当然有这个资格。”
  
      说着就拿起了一张黄符,剑指夹住,一声娇呵,怎么听都是日本话的味道,嘣的一声响,黄符粉碎。
  
      底下人哗然一片。
  
      渡边樱子太年轻了,二十不到,竟然达到了一香中期,一香中期的阴阳师在中国的平均年龄是五十岁左右,在她这个年龄大多数阴阳师连一香前期都达不到,整个中国能跟她一较高下的恐怕就只有马家的姑婆师嫣然了。
  
      当然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叶小晴,不过叶大美妞在家安胎没有来。

Ps:书友们,我是看门狗,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