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洛斐尔大陆 > 第76章 瑞吉拉和亚里斯

  偌大的房间布置极为奢华,只是却没有丝毫生气。一名金发少女静静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白皙的手掌轻轻触碰着透明的玻璃,柔和的月光透过窗户洒下一片银光,斜照在少女身上。
  美丽的眼眸空洞毫无焦距失去了所有色彩,她微微倾身,光洁饱满的额头贴在玻璃窗上,似乎想要感受月光。
  不知是因为窗户没有关好还是什么就这样被突然打开了,失去了重心的她就这样摔了出去,没有预感到丝毫疼痛,一只手从后面拽住了她将她揽入了怀中。
  少女似乎感受到了什么,浑身颤抖起来。
  “大半夜不睡觉,想要做什么?”少女背靠的男人赤裸着上身,嗓音带着一丝丝被吵醒的沙哑。
  “……”少女粉唇微微动了动,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瑞吉拉,不要惹我生气。”微微眯起冰冷的苍蓝色眼眸,男人声音沉了下来带着点点警告。
  “对不起。”瑞吉拉轻声道。
  瑞吉拉连忙摸索着抓起被子盖住自己,连头也全部蒙上了。
  只是没过几秒她就感觉男人强硬的将她手中的杯子往下拉了拉,耳边传来他微微冷下来的声音,“蒙着头做什么?!”
  瑞吉拉抖了抖,却完全不敢反抗男人,只能乖乖的闭上眼睡觉。虽然对她来说闭不闭眼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但是她还是下意识的保留着还未失明前的习惯,企图告诉自己她还能做一个正常人。
  她身边的男人叫做亚里斯,是蔷薇联盟的主人,一个非常残忍无情的人。她之所以会失明便是因为她在被亚里斯抓住之后想要逃跑,然后这个人便硬生生的刺瞎了她的眼睛,看不见东西便也杜绝了逃跑的可能。
  她不懂为什么偏偏是她,明明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孩,意外撞见了蔷薇联盟的办事现场,于是就这样被带到了亚里斯面前,从那以后她就彻底失去了自己。这个人只是将她当初了一只能够肆意玩弄的宠物而已,根本从未平等对待过她。
  在遇到叶曦的前一天,她还被关在这个男人亲自命人打造的巨大金丝鸟笼里。她绝食作为要挟,说是想要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突然就同意了。
  在回来之后的第二天才看到回来的他,只是在他看到那束红玫瑰之后就再度恢复成了原本残忍暴虐的模样,之后发生的一切她不想回忆,甚至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这男人断了她所有的退路。
  从那以后亚里斯再也没有让她回到那件带着鸟笼的屋子里,而是和他一个房间,不在限制她待在房间,但是却必须在他在的时候待在他的视线里,一旦离开超过十分钟,他便会生气。
  她到底算什么?
  神啊,请告诉信徒,她究竟该怎么办……
  胡思乱想中似乎天亮了,因为她感受到身边的人动了起来。
  “今天我会出去,乖乖待在房间等我。有想要的东西吗?”亚里斯眸色沉沉的看着床上的少女,冷声问道。
  等待他的是一室的安静,亚里斯,“……”
  此刻他很想将这个女人摇醒,但是属下却说想要女人心甘情愿必须要温柔。
  温柔是个什么东西??
  亚里斯神情扭曲了一下,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做,便打开了门。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瑞吉拉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僵硬了许久的身子终于放松了下来。
  “你果然在装睡。”亚里斯冷冷的看着刚才一系列动作的瑞吉拉,语气沉了沉,周身散发着低气压。
  瑞吉拉的身子再度僵硬了下来,完全不敢动分毫,任何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在僵持了几秒之后她直接用被子蒙住了自己。
  亚里斯;“……”这个女人真的是被他宠的上天了吧,竟然敢这么对他!
  余光看到从门缝里偷偷望进来的两位属下,那两位疯狂朝着他打着手势,让他不要再欺负人。于是亚里斯就这样浑身散发着‘我不开心’的低气压走了出去,还十分幼稚的重重摔了一下门。
  这下应该终于出去了吧。
  瑞吉拉等待了差不多三分钟这才拉下蒙住头的被子,这个人今天是吃错药了么,竟然会特意问她想要什么。估计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就算她真的说想要什么,那个人也不会将东西带回来的。
  她这样想着,如往常一般安静待在房间里,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久。用完晚餐之后大概过了没多久,房间门被打开了。
  桌前被重重放上了什么东西,与此同时传来男人冷冷的声音,“拿去,我记得你喜欢的是奥罗利修斯的《北行诗》。”
  瑞吉拉微微一愣,他怎么知道这件事的,只是很可惜《北行诗》并没有盲文版,注定了她无法阅读,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收到礼物呢。
  这样想着,瑞吉拉对于亚里斯的恐惧减轻了半分,她抬手摸索着桌上厚重的书籍,指尖熟悉的触感,是用盲文组成的《北行诗》这几个字。
  连忙翻开这本书,指尖触摸着书本上的盲文,毫无疑问的确实是她曾经读过一点却始终没有机会读完的《北行诗》。
  可是她明明记得这本书没有盲文版本的啊……
  “谢谢你。”瑞吉拉不知道该说什么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最后只能干涩的说了三个字。
  耳边传来亚里斯的冷哼声,“哼,女人真是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