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职厨师 > 第九百二十七章 黑暗结界

  楚南微微一笑,“没事,能杀我的人还没有降世呢……不过很难得啊,你竟然还关心起我来了,真的让我有点受宠若惊啊,哈哈哈哈……”
  “喂,楚南,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那里开玩笑?我虽然不怎么喜欢你,但是现在也没那么讨厌你了……你现在可是我的贴身保镖,我稍微关心一下怎么了,应该能说得过去吧?”孙梦雪的俏脸微微泛起了两团红晕,对楚南道。
  “是是是,说的过去,当然说的过去了,那你就保护好自己吧,我绝对不会有事的!”
  安慰了一声孙梦雪之后,楚南便思索起破阵之法。要想破除这黑暗结界,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施展法阵的人自己解除掉,另一个就是直接将施展法阵术式的人给斩杀掉。
  然而这两个办法也根本无法行得通,更何况现在自己在明,敌人在暗,身后又要牵挂着孙梦雪的安危,楚南可不敢直接冲阵,索性便站在原地,张开了护体真气以逸待劳。
  他知道对方明显是冲着他来的,黑暗结界都使用了,对方不将自己斩杀在此地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楚南不用刻意去找施法者,对方便会自己现身。
  想到这里,楚南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如炬地警惕着周围,随即朗声在黑暗中喊道:“到底是谁在这里装神弄鬼,现身吧!既然想杀我,又何必躲躲藏藏?!”
  楚南话音未落,周围的黑气便像一下子被激活了一般,慢慢开始向楚南的位置靠拢,紧接着飞沙走石,豹哭狼嚎,凄厉的叫声在耳边回荡了起来。
  孙梦雪眉头紧锁,吓得一头埋进了楚南的后背里,捂着自己的耳朵。
  楚南目光一凛,盯着正前方,忽地听到了两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向他走了过来。楚南将真气凝聚在自己的双目之上,稍微能看清楚黑暗中迎面走来的两个黑影。
  “你们是什么人?”
  那两个黑影慢慢走了过来,等走得近时,两个黑影便现出了真身。
  “楚南,好久不见啊?”叶博然掀开了自己的斗篷,双目通红的怒视着楚南,因为再次看到当日羞辱过自己的楚南,悲愤的叶博然嘴角的肌肉不禁抖了抖。
  昔日叶博然亲眼见到楚南和自己的女人秦汐羽那么亲密的在一起,即使现在秦汐羽被他们叶家给软禁了,那秦汐羽却一直对这个楚南念念不忘。
  无论自己做什么,对秦汐羽怎么付出,那秦汐羽却连正眼都不看自己一眼。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现在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楚南。
  更令叶博然气愤不过的是,人家秦汐羽一片痴心对这个楚南,谁想这个楚南的身边竟然早就已经有了另外的女子了。
  虽然他听周子炎说过这个女人是孙梦雪,市长的女儿,楚南只是他的贴身保镖而已。
  但是刚刚他一直在暗中观察,这两人无论是谈吐还是行为举止都是如此的亲密无间,就好像当日楚南和秦汐羽在一起的时候一般,这要不是男女关系的话,叶博然当场就跳河自杀。
  “叶博然?”看到斗篷下那张熟悉的老脸,楚南嘴里也惊叫了起来,不过很快,他的脸上便恢复了平静,淡淡笑了起来:“我当是谁呢?叶博然,我没去叶家找你,你倒是找上我了?看来上次去你家没把你给叫醒啊,不接受教训又来送死了吗?”
  叶博然冷哼一声,瞪着楚南骂道:“小杂种,你别得意,今天我就是来报仇雪恨的!”
  “就你?哈哈哈哈,一个手下败将而已,还敢说出这样的大话?”楚南撇了撇嘴,一脸好笑的说道,不过他说话的同时却把目光移到了叶博然身旁的那个斗篷男子身上。
  那个斗篷男子深藏不露,看来是个高手。
  就在楚南看着叶家执法长老叶墨山的时候,叶墨山也冷冷扫了一眼楚南,见他平淡无奇的样子,嘴里便扬起了一丝轻蔑的冷笑,“你就是楚南?”
  “你爷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是我楚南如何?”
  “是的话,你就得给我……死!”话音未落,那叶墨山的身上便爆发出强大的真气神华,刹那间尘土飞扬,流沙密布,一股强大的气浪化成一道黑色的闪电向楚南冲了过来。
  这叶家的执法长老果然不简单,比起同为开光期的叶晨来说,高出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紧紧是第一次过招,楚南就吃了暗亏,护着孙梦雪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楚南,你没事吧?”孙梦雪见楚南往后撤了几步,急忙关切地问了起来。
  “我没事,小雪,你往后面站站,我怕待会儿会误伤到你。”说着楚南脚下一蹬地,身上真气大作,在无边的黑暗中散发出一道刺眼的红光,恍如流星降世一般迎上了紧扑上来的叶墨山。
  叶墨山大手一抬,一道黑色剑气直接斩破了楚南的真气气浪,不等楚南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又是一道剑气劈下,直接将楚南的拳劲给化解了。剑气掀起来的剑风擦着楚南的身体两侧掠过,鼓动着楚南的衣角呼呼作响。
  若是这道剑气再精准一分,楚南恐怕就要当场被斩落在此了。
  楚南连忙拉开了身形,运起了步法往后退却了几步,暗自观察着叶墨山的出招。
  可是因为身处在暗幕的法阵当中,楚南根本就看不真切,加上叶墨山使的剑招也是黑色的,更加无法分辨,单单是躲避剑气就已经让楚南上跳下窜了。
  “楚南,你怎么像只猴子一样跳来跳去的,你不是能耐吗,再能啊?”一旁观战的叶博然此刻见到楚南落在了下风,嘴里也毫不客气地羞辱了起来。
  “长老,把这小子的手筋脚筋全都割断,他曾经羞辱过我的仇我要十倍发泄在他的身上!”叶博然龇牙咧嘴,眼神中闪出狠毒的神色。。
  叶墨山的剑招已达大成,完全是气随心动,剑随意走,一道又一道的黑色剑气仿佛蛛网一把密密麻麻的将楚南给包裹住,此时的楚南已经没了任何退路。
  楚南要么躲闪,要么就用肉身接下剑招。可是他的背后就站着孙梦雪,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躲开,否则的话,孙梦雪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