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小道士笔记 > 第五百二十三章 魂归昆仑
    后来玄真子才知道,三天前“冠带山”方圆百里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乌云翻滚,郑家兄弟正在密谋起兵造反,他们万万没有料到有人正在破他们的祖坟风水。[燃^文^书库][www].[774][buy].[com]

    郑家兄弟起兵失败之后,头颅被砍下挂在了城墙头上,官兵迅速又到乡下将郑大善人和几个小儿子捉住,装进囚车,押进城里下了大牢,郑大善人几个大儿子被杀,自己和两个小儿子身陷囹圄,又惊又怕又绝望,不几日就死在了大狱中。

    可是老道士再也没有出现过,没人知道那场惊心动魄的风水之大战,只知道“冠带山”上大雨倾盆,电闪雷鸣,三日三夜没有停息,据说从冠带山流下的水都是红的……

    后来玄真子听说,被破了风水的郑家祖坟变成了不毛之地,方圆百米寸草不生,已经成了绝地,郑家的两个小儿子最后也莫名其妙的死在了狱中,郑大善人这一脉已经没了后人。

    郑廖家两家为了争夺“冠带山”的风水宝地,最终都落得了破家败业,家破人亡的境地。

    玄真子非常内疚,因为这场风水大战跟他有莫大的关系……他仍然在街上乞讨,希望师父能够奇迹般的出现,可是师父始终没有出现,他知道师父不会在出现了,因为那个铁锅被打翻了,师父也就永远回不来了,他已经遇难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大和尚把玄真子带到了庙里住了一段时间,这个大和尚就是慧觉寺的方丈释尘大师,但是玄真子是道士,希望能够建一个茅屋修行,后来在释尘大师的帮助下,建了这座茅草房。

    玄真子腿脚不能活动,只好养了两个鬼娃,隔三差五的到寺庙里拿些吃的回来,聊以度日,就这么隐居在深山里,从来不和外面的人打交道。时光荏苒,一转眼多少年过去了。玄真子从一个年轻道士变成了迟暮老人,外面的世道风云变幻,从封建王朝到了现代社会,他依然独守着心里的那份沧桑。

    听了玄真子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我们半天没有说出话来,因为他是一个遭受天谴的人,这一生过的太苦了。

    “道长,身为道家弟子,本应该去朝拜昆仑,可是我一个天谴之人已经没有资格朝拜昆仑了,唯一的希望就是能够魂归昆仑。”

    玄真子讲完了自己的故事,深深的看着太师父,眼神里充满了期待,就像托付后事似得,太师父点了点头说:“好吧,我答应你。”

    “多谢道长成全!”玄真子向太师父抱拳施礼,然后对我们说:“天色不早了,几位道长请到隔壁茅屋安歇去吧,我这里条件简陋,没有床被,只能委屈各位道长了。”

    我和几位师叔都退了出来,到了隔壁另一间茅草屋,不大一会,太师父也过来了,这间茅屋什么也没有,好在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松针,我们盘腿坐下,准备打坐捱到天亮。

    我们刚眯上眼睛不大一会儿,我就闻到了一股浓烟味道,睁开眼一看,玄真子居住的那间茅屋里浓烟滚滚。

    “不好,失火了!”我大吃一惊,急忙站起来就向玄真子的房里冲去。

    “别动!”谁知道我刚站起来就被太师父一把拉住了。我和几位师叔不解的看着太师父。

    太师父看了几位师叔一眼说:“走,我们出去,大火很快就要烧过来了!”

    太师父没让我们救人,大家谁也不敢动,我们退出茅房之后,整个茅房都开始着火了。

    我和几位师叔大为惊诧,既然茅屋着火了,为何不救玄真子啊?他腿脚不方便,如果不救他那可真是坐以待毙了!

    “太师父,那位道长还在屋里呢!”我忍不住大喊道。

    “别吵……他已经不在屋里了,马上就要飞升了。”太师父神情肃穆,说完之后,就默默的念起了咒语。

    几位师叔也开始跟着念咒,我才忽然明白玄真子想要魂归昆仑的意思,原来他是要啊!

    玄真子一生饱受天谴之苦,他已经不想再苟活下去了,怪不得太师父不让我们去救他。

    我们眼看着那坐茅屋在一场大火中慢慢化化成了灰烬,天亮后,太师父很郑重的在玄真子坐化的地方,用黑布包了一包骨灰,念叨了两句咒语,然后说道:“生不能归昆仑,死归昆仑,走喽,我带你到昆仑。”

    我终于明白玄真子为什么在没死之前请求太师父,希望能够魂归昆仑,原来是有玄机啊。

    太师父带着玄真子的骨灰,继续向昆仑赶去,想起玄真子,一路上我们都没有说话,修行的人一旦做错了事,那就是大错,处境是很悲惨的……

    因为我们走的是山路,越往西北越荒凉,不过视觉却越来越广阔了,那广阔无垠的大漠,犹如粗狂的汉子,正张开双臂迎接着远方的客人。

    我们又走了几天,一路大漠黄沙,偶尔会看到戈壁滩上有羊群在低头吃草。

    这时我们遇到了两个四川口音的道士,身穿黑色道袍,头戴高功帽,一个瘦高如竹竿,一个矮胖如冬瓜,也不知道什么门派的,也许民间散修的,反正都是修行的,我们也不便过问,大家心照不宣,都知道是朝拜昆仑的,于是就互相叫了声“道长”,就结伴而行。

    这地方很难看到人烟,我们已经三四天没进食了,这两个四川口音的道士倒是带了不少吃的东西,居然带了不少火腿肠,要送给我们吃,但是太师父坚决拒绝了。

    我们一路上全靠太师父给我们发几粒松子充饥,但是却没有水喝,中午正渴的冒烟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出现了一片草地。

    太师父手搭凉棚,眯着眼睛看了看前面的风沙说:“大家再坚持一会儿,这里有草地,说明就快有水源了。”

    我们已经疲惫不堪了,饥饿对于我们来说还可以抵抗,但是又饥又渴就不行了,但是这里空旷无垠,太阳也毒的厉害,走着走着就感到头重脚轻了。

    “道长说的是,有草的地方就有水,有水的地方就有羊,有羊的地方就有牧民,我们很快就可以喝到喽!”那位矮胖的道士似乎很了解这里一带的民情。

    听了道士的话,我们精神为之一振,就疾步向前赶去。(大文学)

Ps:书友们,我是潜水鱼,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