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罪恶神冠 > 第四百四十九章 真言


    很熟悉?

    确实熟悉,有些东西再怎么改变,也始终磨灭不掉那些深深印在脑中的记忆,柳青下意识的回头,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

    “茜茜。”

    李茜茜快步走到他身前的那张椅子上坐下,两个人隔着小桌,互相看着。

    柳青显然要比李茜茜想象中状态好的多,除了看上去有些因为没有睡醒而显得精神不振外,其他的地方都好好的。

    柳青看到了李茜茜,显然很开心,低声道:“你没事了啊。”

    李茜茜点点头,柳青显然是想说些什么,可是抬头就看到了时刻警惕着的警卫那不善的目光,心里头有些抑郁,道:“没事就好,可惜这里说话不方便。”

    “嗯,没事的。”

    李茜茜伸手握住柳青的手,柳青的脑海中直接响起了李茜茜的声音。

    “我们这样说,他们听不到的。”

    “对啊,还是你聪明。”

    李茜茜婉儿一笑,仔细的看着柳青的脸,其实还是能看出来略显憔悴了许多,毕竟这么久的时间,一直被关押着,换谁也不可能精神抖擞。

    心里头有些难受,不过柳青没有在意这些,直接问道:“你怎么过来了啊,赵二呢?”

    “我们俩一起过来的,看看能不能想到什么办法,赵二现在去了京都了,我留在这边儿,等着见你。”

    “那次的爆炸没有伤到你吧?”

    “没有的,只是当时不能调动元力,昏过去而已,放心吧。”

    柳青看着李茜茜,忽然冷不丁的道:“我怎么感觉你不一样了呢?”

    李茜茜一愣,道:“有吗?”

    “你好像不开心。”

    这么久的时间,柳青的事情一直没有着落,心爱的人被关在了监察处,李茜茜怎么可能开心的起来,不过她也没有和柳青说这些。

    有变化是对的,人在经历过事情之后,总归是会有些变化的。

    “没有的,见到你我很开心的。”

    “真的啊。”

    “真的。”

    柳青憨憨一笑,道:“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嗯?”

    “我马上就能成为战将啦!到时候这地方就困不住我啦!”柳青一脸的开心,继续道:“等我成了战将,上次的事情就再也不会发生了!”

    “啊?!”

    李茜茜直接发出一声惊呼,瞪大了眼睛看着柳青。

    旁边儿的警卫看着两人拉着手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倒是挺丰富,隐约的感觉到不对劲,皱着眉头就要上前拉开两人,他身边的另一名警卫见状,磕了他一下,低声道:“咱别管。”

    那名警卫看向了他,这人又低声道了一句:“李处长……”

    听到了这个名字,那名警卫立刻了然,老神在在的看向了天花板,将这一切当作没看到。

    “是不是很厉害?”

    “你,你怎么……”

    柳青说道这个,脸上的得意之色就掩盖不住,对李茜茜道:“你不知道啊,我被他们押在飞船上啊,动也不能动,快无聊死我了,那天我闲着没事儿,就试了试,没想到真的能修炼,他们给我拷的这些破链子都不顶用的。”

    似乎是这几个月来最了不起的一件事情了,也是似乎这几个月来唯一可以拿来与人述说,也是柳青最想与人述说的一件事情。

    柳青继续兴奋道:“是不是很开心?我告诉你呀,那几个月可把我无聊死了,每天几乎除了修炼什么事儿也干不了,我就索性一直修炼下去,嘿嘿,我是不是很厉害?”

    柳青还不知道他干的这件事儿意味着什么,李茜茜压抑住心头的震惊,问道:“那你现在……已经是战将了?”

    “还没有呢,我感觉晋升战将的时候十有*会闹出动静,我怕这些家伙碍事儿,就先压制住了,不过就差一步了。”

    李茜茜虽然不是战将,但是对这些方面的了解就比柳青这样楞头摸索的见识的多了,她赶紧道:“那现在还不要走这一步,虽然你情况特殊,但是战将晋升的时候确实会有很大的动作,迈出那一步之后,自身就会沟通外界的元力形成领域,这一步是需要时间的,有的长有的短,有的会带动很大的元力波动,也有的悄然无息,不过怎么看来,都不稳妥,这个过程之中一旦被打断,自身会受到很大程度的震动,现在确实不是一个好机会。”

    “这样啊,那我就先忍忍好了。”

    “嗯,普通的人还好说,你现在身边儿有战将看守,一旦你闹出什么元力波动,他们肯定能感知到,到时候就麻烦了。”

    “好。”柳青笑了笑,道:“我听你的。”

    李茜茜握着柳青的手紧了紧,道:“现在情况还很复杂,柳青……委屈你了。”

    柳青闻言,道:“是说,我还不能出去吗?”

    “嗯。”李茜茜的神情有些黯然。

    柳青一笑,道:“没事儿,反正在这里又吃又睡的,这些破链子对我也没什么影响,我待多久都无所谓的。”说道这里,柳青想起了一件事情,问道:“薇他们怎么样了?”

    一句无心之语,李茜茜心里头不自觉的泛起了些酸楚,但是紧接着李茜茜就自嘲了一番,他现在都已经这样了,自己还吃这些干醋做什么。

    “我们离开前,赵子云已经让人去接他们了,现在他们应该早就离开丝路了,没准儿用不了多久……他们也就赶过来了。”

    柳青嗯了一声,然后有些遗憾和难过道:“都怪我实力不济,要不然二缺他也就不会走丢了。”

    李茜茜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实际上对他们并不熟悉,不过柳青也没有在这上面多加言语,只是道:“有你们我放心的。”

    “总之……不到万不得已,你不要和他们动手。”

    “我知道的,不会给你们添麻烦的。”

    李茜茜摇摇头,道:“不是给我们添麻烦,身边儿看着你的高手肯定有很多,一旦动手了,你会有危险的。”

    “我知道了。”

    “还有,这些天他们估计还会审你,如果你见到的还是不久前审你的那个女的,你就照着她的意思说话。”

    柳青想起了李从云,道:“你们也认识她?”

    “嗯,她在帮我们。”

    柳青笑了笑,道:“好的,我知道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旁边而的警卫就轻咳一声,冷声道:“时间到了。”

    李茜茜也没有为难什么,留恋的看了一眼柳青,慢慢的松开已经握着有了温度的手,低着头轻步离去。

    柳青看着李茜茜的背影,很快的,两名警卫就再一次押着柳青走向了他的那间小牢房。

    有了李茜茜的提醒,柳青这次刻意的感知了一下这两名警卫身上的气息,左边的这位倒是如常,右边的这个人身上的气息确实有些不一样,很像当初押送他的那两名战将,身上的气息虽然飘忽不定,但是都异常的稳定。

    回到了牢房,两名警卫离去,柳青放开了精神力,想着四周小心谨慎的探了出去,这一探,果然发现了几道气息。

    心里头暗自叹息一声,看来现在也不能瞎折腾了。

    这么几番折腾,柳青的困意也被折腾的没有了,见到了李茜茜之后,心里头的那点儿不安也消失了,安定下来心神,无事可做的柳青索性开始活动身体。

    这几个月的时间没有活动,让他感觉自己都快生锈了,虽然身上被拷着链子,但是柳青还是可以做一些简单的训练。

    房间内,很快就响起了柳青低声的呼喝声。

    ……

    回到了小楼内,李茜茜开始做饭,天色渐晚,老爷子也下班了,一天的忙碌,即便是老人的精力充沛,此刻的脸上也显出了几分疲倦。

    “爷爷,饭做好了,来吃饭吧。”

    “哎,好喽,让爷爷看看我的宝贝孙女今天又给爷爷做了什么好吃的。”

    老人换了一身便服,走到餐桌前,看着一桌份量不多,却精致可口的饭菜,劳累了一天的身心总算放松了下来,心里头说不出的舒畅。

    两个人看着电视,闲聊着,一边儿吃着饭,晚餐过后,李茜茜收拾了饭菜盘子,对老人道:“我去看看姐姐。”

    老人看着新闻,摆摆手道:“去吧。”

    听到李茜茜的关门声,看着新闻的老人脸上,不自觉的挂着一丝笑意,没有孙子,有这么两个贴心的孙女,也足够了。

    这些天夜晚的冷风已经开始有些刺骨了,把自己裹得和粽子一样的李茜茜,快步走在这寒风之中,夜色之下,显得有些柔弱。

    监察处的这栋小楼已经没有多少灯光了,李茜茜来到了李从云的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却没有人回应,只能自己打开房门。

    刚一推门,便迎面扑来一股子的酒味儿,李茜茜皱紧了眉头,打开了房间内的灯光,就看到了瘫坐在沙发上的李从云。

    还好,没有到躺在地上的地步。

    灯光一亮,李从云下意识的抬了抬手,挡了档对于她来说有些刺眼的灯光,李从云箕坐在沙发上,脸颊通红,双眼也有些迷离,看着到是李茜茜,声音飘忽,带着几分醉意道:“你,你怎么来了。”

    “看看你,免得你躺在地上动不了。”

    李茜茜脱下大衣,放在一边,听到李茜茜这么说的李从云,呲笑一声,手臂一挥,霸气道:“笑,笑话!”

    果然是醉了,舌头都大了。

    “我……我!”李从云大拇指指着自己,一脸倔强的道:“我李……从云是谁!”

    “就……就,就他们?!”李从云自己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说话不利索,气的一拍沙发,道:“笑话!”

    李茜茜无奈的摇摇头,心想,看来这每个人喝醉都差不多啊。

    李从云撇到了李茜茜的表情,气道:“你,你不信啊?”

    “没有啊,我信。”

    “不!”李从云指着李茜茜,眉头一跳,酡红的脸上嘴巴呡起,道:“你就是不,不信……”

    “你,你过来。”

    “等等,我给你倒杯水,醒醒酒。”

    “你……过来!”

    李茜茜懒得和醉酒的人争执,倒好了一杯浓茶,放在李从云身前的茶几上,刚要返身,谁知道李从云一把拉住了她后背的衣服,用力的将其拉在沙发上,手臂一弯,牢牢的勾住李茜茜的脖子,将其抱在自己身边儿。

    “你干什么啊!”

    李茜茜生气的要推李从云,奈何醉酒的李从云臂力仍旧大的惊人,比之一般男人都大的多,李茜茜愣是没有推动。

    李从云霸气的一紧胳膊,两个人的头狠狠的磕在了一起。

    “哎呦,疼死我了。”

    这一下撞的李茜茜眼泪都差点儿出来了。

    两个人头对头,李从云张开嘴,谁知道刚张嘴就是一个酒嗝,迎面一股子酒味儿熏的李茜茜差点儿吐了。

    李从云也有些尴尬,醉意熏染道:“抱,抱歉啊。”

    “我,我告诉你。”

    李茜茜忍着酒味儿,想要推走李从云,却发现推不动,只好去伸手捂李从云的嘴巴,李从云刚要开口,本来就舌头大,这时候嘴巴上又多了一只小手,郁闷的将李茜茜的手一把拉下来。

    “就,就这群鬼东西,他们……”

    “差得远!”

    “整我,忽,忽悠我。”李从云一拍桌子,怒道:“骗我!”

    然后指着李茜茜,道:“欺负你。”

    “小西瓜……”

    李茜茜心里头一震,停下了推她的手,这是她的乳名,她还记得很清楚,小时候,李从云就是这样叫她的,和个哥哥一样,站在她身前,拉着她的小手,打遍了整个院子的熊孩子。

    “他们……欺负你……你,别怕。”

    “别,别看他们岁数大,大?”

    “有,有个屁用!”

    “都他么的活到狗身上去了。”

    李从云越说,醉意越浓,显得有些有气无力。

    可是,紧接着,她的一只手就在李茜茜的脸前握紧,关节咔咔作响,一脸狰狞道:“就,就这群狗东西,也敢骑在,我,我头上拉屎撒尿。”

    “早晚!”

    “早晚有一天,我要想捏死蚂蚁一样!”

    “捏死他们!”

    李从云握紧了拳头,一脸狰狞,然后倒在李茜茜的怀里,沉沉的睡去。

Ps:书友们,我是教练,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