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万古 > 第231章 兰若女鬼
    人生总是这样无常,刹时颜坐在火堆边眯着眼睛直叹气。???.想想前俩天她还总是有的睡却睡不着,而现在却是想睡却没的睡。瞄了眼已经睡的四脚朝天的刘书生,她又是心塞的叹了一口气。今天什么事也没做成,还沦为了守夜的,她心里的悲伤都快逆流成河了。
  
      哀怨的看了一眼睡的正香甜的刘书生,她心里阴暗的希望他一个翻身睡到火堆里去。她坐着的地方正对大门,外面天空的月色是很美好啦,可搭着不时传来的狼嚎声谁也没心情去赏月。
  
      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离的远一点树木都长的很茂盛,可是这兰若寺周近却全是枯死的树木。因为这毫无生机的环境,更显的兰若寺的破败了。想起在密林里挖到的那坛无名氏的骨灰,她凭空觉得身上生出了一抹寒意。
  
      此时忽然一阵风从门外吹了进来,刹时颜无意识的抬眼了下大门,然后就震惊的睁大了双眼,只见本来只有枯枝残木的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可惜却是一个浑身白糊糊,没有脚飘在半空中的‘人’。
  
      她木着脸看着那披着长长的头发明显是女鬼的白影,只后悔出永康城的时候,没有找那个总是在客栈周边摆摊的算命老头算上一卦。如果算了的话,想必那卦相上写的一定是不·宜·出·行!
  
      不过是走神了一秒,那白影就已经从门外飘了进来,直直的坐到了她的......身边!?
  
      这女鬼的举动让正准备拿出武器跳起来的刹时颜怔住了。那一刻她简直就快要怀疑人生了。明明女鬼身上显示着可攻击的光晕啊,可这只女鬼怎么一点也没有要和她打的意思?
  
      正准备说点什么。女鬼那惨白的脸却一下子凑到了她的眼前,几乎是脸贴脸贴的对她说道:“你。是不是能看见我?”
  
      听到这句话,她的眼神顿时就飘移了一下。她忘记了,除了野外那种鬼怪,这种略特殊的鬼不显形的话,玩家的设定是看不见的。可她有鬼之瞳,女鬼却不知道啊。
  
      女鬼本来是以为她是看不见的,可她刚刚的转动视线却暴露了能看的见的事,所以女鬼才会这样问她。
  
      那她现在装做看不见还来的急吗?
  
      刹时颜放空眼神,努力忽视着贴着脸的女鬼。可是离的也太近了。.?`她只好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然后做出困的不行闭上眼睛瞌睡的样子。可下一秒就被耳边的吹过来的凉气冰的一个哆嗦,然后不由自主的把眼睛睁开了。
  
      女鬼已经坐了回去,却侧脸对她道:“别装了,我知道你看的见。”
  
      “怎么有点冷啊。”她又打了个哈欠,努力的装做这里只有她一个清醒的人的样子。
  
      只是下一秒周围突然刮起了大风,将女鬼的长发吹的在风中乱舞,很有点群魔乱舞的感觉。女鬼已经把脸扭了回去,但是却用一种凉极了的语气说道:“再装我就生气了。”
  
      听到这话刹时颜不由想去看女鬼是什么表情。却和刚好转过脸来的女鬼对上了视线。只见女鬼缓缓的咧开嘴笑了,那惨白的脸竟生出一股艳丽的感觉来。不过她却不会欣赏,只是郁郁的撇开了头。
  
      好吧,是‘她’赢了。
  
      “嗯。我是看的见。”她心塞塞的说道。
  
      女鬼一扫之前那种冰冷的样子,咯咯的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你是看的见我的。不过看到我你怎么都不害怕呢?”
  
      “为什么害怕?你长的一点也不害怕。”她讨巧的说着,面上一派轻松。其实暗地里一直都警戒着,以防女鬼可能会突然变脸。一边又忍不住想。如果今天她不在的话,此时陪着女鬼的肯定是刘书生吧。
  
      接下来女鬼就跟吃了笑药似的,咯咯咯的笑的不停,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说了多么好笑的话呢,天知道她只是普通的说了几句很普通的话而已。不过笑起来的女鬼看起来和普通的女孩子也没什么区别,就是脸色太过于苍白了。
  
      不过这女鬼到底是来干嘛的?总不会是专门来找她聊天的吧!
  
      过了一会儿后,女鬼突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刹时颜掀了掀眼皮,道:“叫我颜娘吧。”她已经决定了,以后只要是npc问她的名字,她就说自己叫颜娘。扫了一眼疑似怪又像npc的女鬼,改为只要不是其他玩家问名字,她就不说自己的id。
  
      “叫颜娘啊,真是好听的名字。”女鬼的语气先是艳羡,然后又带上了一丝落寞:“我死的太久了,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了。”
  
      “那你就自己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好了,想叫什么叫什么,隔几天就换一个都可以。`”听了女鬼的话,她随口说道。
  
      女鬼听了却皱起眉有些生气的样子说道:“怎么可以这样,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从一出生起大家得到的第一个礼物,就是来自双亲给予的名字。别人都有名字我却没有,别人都知道自己的家在哪我不知道。别人都有自己的亲人,我却连有没有亲人都不知道!”
  
      说到后面女鬼激动了起来,最后更是直接呜呜的哭了起来。不过她看女鬼的表情是真的伤心,却没有一滴眼泪流出来。
  
      原来鬼哭的时候是没有眼泪的吗?她不合时宜的想起了这个问题,紧接着又否定了。这逼真的世界,总让她忘记这只是一个由数据组成的虚拟世界,这种东西还不是想怎么设定就怎么设定。
  
      听着身边的女鬼哭的伤心,她心里却没有什么波动,是心变的坚硬了吧!
  
      女鬼不再主动找话说,刹时颜就开始走神。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乱想着一些东西。直到哭了一会儿的女鬼,抬起头愤愤的对她说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哭的这么伤心,你都不能安慰下我吗?”
  
      她一点愧疚都没有的说道:“看你这么伤心。我觉得你哭出来会比较好一点。”以前她怎么就没有发现自己这么能瞎说呢?
  
      女鬼看起来像是接受了她的这个说法,迟疑的说道:“是真的吗?我还以为你觉得烦不想和我说话呢!”
  
      “......嗯,是真的。”良心好痛,可是谁会想和一个女鬼聊天啊。
  
      见女鬼马上又开心的咯咯笑起来,刹时颜有些好奇这女鬼死的时候多大了,怎么成了鬼还一副乐天派的样子。然后她就发现自己一点也不觉得困了,明白是女鬼陪聊的功劳,她决定稍微热情一点。
  
      也不知道这女鬼是有多久没有和人说过话了,她的态度只是稍微变了一点。女鬼接下来的话就更多了叽叽喳喳就没停过。她真是不明白和一个初认识的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话要说。
  
      一聊就聊了好几小时,然后女鬼的表情越来越不安了,最后一脸寂寞的说道:“和你说话真的很开心,可是天已经快要亮了,我该走了。”
  
      刹时颜抬头看了下门外的天色,愣了下道:“哦,那再见。”这一夜终于平平安安的过去了,女鬼没有变脸真是太好了。
  
      哪知女鬼听了她的话又不开心了。道:“你真是太过分了,难道就没有一点点的舍不得我吗?”
  
      她头痛的看了一眼难缠的女鬼,抿抿唇一板正经的说道:“其实是舍不得你的,只是天下无不散的宴席。多说只会徒增伤悲。”天啊,这满嘴胡说的人到底是谁。
  
      “你说的是真的吗?”女鬼一脸期待的看着她,见她点了头立刻就开心了起来。一脸兴奋的说道:“既然你也舍不得我的话,那就把我一起带走啊!”
  
      啊?带她一起走?刹时颜茫然的看着笑的兀自开心的女鬼。不过在听到系统的提示音后,立刻就摆正了态度。因为带女鬼走是一个任务。
  
      “叮,恭喜玩家触发隐藏任务‘无名女鬼’,请问接受or拒绝。”
  
      “好,我会带你一起走。”她听到自己的声音这样说道。
  
      “叮,恭喜玩家成功接取了隐藏任务‘无名女鬼’。”
  
      一人一鬼达成了共识接下来就好办了,刹时颜直接问道:“那我该怎么把你带走?”她连镜妖都拐过了,再拐一只女鬼也没什么吧。
  
      听到这个问题,本来还一脸开心的女鬼立刻僵住了,垂着脸道:“我、我不知道自己的尸骨在哪,如果要离开这里,那一定就要找到我的尸骨带着一起离开才行。”
  
      就知道没那么简单,她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接着突然起起了一件事。嗳?是说尸骨?该不会这么巧吧,可哪里有那么多无名氏的啊。
  
      刹时颜语气平静的问道:“话说你见到自己的尸骨认的出来吗?”
  
      “当然。”女鬼一下子睁圆了她那双幽深的眼,道:“我当然认得我自己,只是一直没找到而已。不过找到也没用,之前你不在我自己又不能把自己的尸骨带离这里。”
  
      “认得就行。”她拿出一个东西,缓缓的放在了女鬼的中间,正是她在密林里挖出来的那坛无名氏的骨灰。
  
      “这个是你吗?”
  
      女鬼在见到那坛骨灰后就不会动了,听到她的问话的声音后大突然叫了一声,接着开心的喊道:“是我是我,颜娘谢谢你,真的谢谢你!”一边喊一边往她的身上扑。”
  
      女鬼并没有撞到她的身上,而是从她的身体当中穿了过去。但是在女鬼穿过她的身体时,她只觉得整个人像是被放进了零下几百度的冷冻库里。低头揉了揉被冻的发青的手,她黑着脸道:“下次别这样了,冻死我可就没人带你走了。”
  
      知道做了坏事的女鬼不好意思的嘿嘿笑了俩声。
  
      暗暗翻了个白眼,刹时颜道:“这样就可以带你走了吧。”
  
      “嗯。”女鬼的眼睛一下都不肯离开骨灰坛,道:“我们现在就走吗?”
  
      扫了眼睡的人事不知的刘书生一眼,她摇头道:“不,等天亮了再走。”本来还想离开给给刘书生一点银子,但是现在她完全没有这个想法,觉得就让他在这个破寺庙里住着就挺好!
  
      女鬼倒是不急着走,不过听了这话后立刻道:“我不能见光的,要是照到太阳我会灰飞烟灭的,就先进去睡了,你一定要保管好我啊。”
  
      她还在奇怪女鬼要进去哪睡,就见化为一道白烟的女鬼,直直的飘进了骨灰坛子里。见到这奇怪的一幕,她忍不住伸手在坛子上敲了敲:“你在里面吗?”
  
      “在。”坛子里传来女鬼嗡声嗡气的声音:“有什么事吗?我想好好的睡一觉啦!”
  
      “哦,也没什么事。”刹时颜随口问道:“你知道姥姥祠吗?”本以为不会得到答案,没想到女鬼听了道:“知道啊,不就在这兰若寺后面的空地上吗?我记得以前这兰若寺都没什么香火的时候,却一直有人来找姥姥祠呢。”
  
      幸福来的太突然,她都有点不敢相信了。不理女鬼问她为什么要找姥姥祠的问题,她站起来抄起骨灰坛子直接就往兰若寺后面跑。等绕过兰若寺来到那片空地后,她一眼就看见了空地中间有一颗圆形的巨石。
  
      不过这颗巨石中间已经被掏空了,里面坐着一个拎着小酒葫芦的老太太石像,而底座上就刻着‘姥姥祠’三个字。......亏她还以为姥姥祠会是个祠堂呢,没想到就是一个石头雕的石像。
  
      不过既然找到了她就圆满了,将一样样贡品摆上,又等了一会儿后她才把串着一根红绳的铜钱也摆了上去。直到铜钱摆满了俩个小时,才拿起来收到了包裹里。
  
      而此时天色早已经亮了。
  
      刹时颜慢慢往兰若寺里走时,就听见刘书生用一种哀伤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喊她。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应后,竟然嚎啕哭了起来。她快步走回兰若寺里,就见刘书生坐在已经灭了的火堆哀声哭着。
  
      “颜娘,颜娘,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带你来这的,我不该不信别的人劝告不相信这里有鬼的,都是我害死了你啊......”(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萦回,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