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万古 > 第208 醉洒and离别
    那轻轻的声音让刹时颜不由自主的把眼光移了过去,就见公子夏候轻轻一笑,扫过众人说道:“真想知道?那不如问我......”
  
      见有些人眼睛一亮,他又慢条斯理的接了一句:“只是我这个人天生反骨,要是谁想从我嘴里知道什么,那就得把我先打趴下。.?`”
  
      这个人是认真的,所有人听了这话都是这个想法。有人觉得这人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也有人觉得这人只是在装逼。但不管是哪种,公子夏候严肃的口稳,让还想半逼着刹时颜说点什么的人都消停了。
  
      到了这里刹时颜忍不住抿抿唇笑了,而公子夏候只觉得身侧那灼热的眼光,都快穿透他的皮肤了,只是说了俩句话而已,这丫头就这么高兴?
  
      刹时颜觉得或许是自己太阴暗了吧,接下来连众人的谈笑嘻闹,她也总觉得话里话外都另有他意。好在她不是主角,只是个陪客而已。而坐在她身侧的公子夏候几人,就真的当自己只是来吃饭的。
  
      前俩天才在笑姑的小酒馆里给公子夏候夹过菜,反应太过尴尬,所以现在她就只殷勤的倒下酒。她见酒杯空了就倒,他见酒杯满了就喝,等察觉到不对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刹时颜清清楚楚的看见公子夏候俩眼直,脸上还染上了一层红晕!
  
      该、该不是喝醉了吧......
  
      她停下倒酒的举动,见他还举着空杯子往嘴里倒,顿时眼睛都睁圆了!果然是喝醉了啊。连忙朝百里诸葛使了个眼角,见其含笑点头应下,她就站起身离开坐位往楼下去了。
  
      所以说她果然是该多备点解酒茶在背包里啊。
  
      拿着解酒茶回到坐位时,就见公子夏候脸色微恼的看着她,等她坐下后默默将空酒杯推到了她的面前。
  
      她:“......”看来不是微醺这么简单呢。
  
      竟然在这种场合把自己的师傅灌醉了,她简直想狠狠捶自己一顿,话说公子夏候一直喝她就一直倒,说起来这都怪他啊。见他还用眼神催她倒酒。手微微一顿后她把解酒茶倒进了酒杯。
  
      喝吧。
  
      公子夏候将酒杯举到唇边微倾,然后眉头就结成了一个大疙瘩,眼里都冒出了水光,半晌后他抿唇吐出了一个字:“苦。”语气还带着一丝委屈。
  
      天呐~
  
      刹时颜捂着狂跳的心肝背过了身。心想师傅喝醉了怎么这么......萌?对,就是萌!简直犯规,喝醉了给人的感觉怎么变化这么大!正纠结着,却现后背被人戳了下,回头一看就见公子夏候举着空酒杯不依不饶的看着她。???.?`
  
      低头看了下剩下的解酒茶。她又给他倒满了酒杯了。
  
      公子夏候低头嗅了嗅酒杯,带着水光的眼眨了下道:“苦。”语气比之前更委屈了。
  
      刹时颜顿时觉得自己的血槽快要被清空了,把求救的视线投向百里诸葛等人,却见他正眼观鼻鼻观心,俩耳不闻窗外事的样子。钟离子挂着诡异的笑,正装木头人,夏候阿晃乐正珏已经快要笑到桌子底下去了。
  
      无杀申屠?哦,他已经吃吃睡睡好几轮了。
  
      讲道理啊,真的不管管你们老大么!
  
      刹时颜心塞的简直想狂暴。
  
      生怕喝醉了人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她干巴巴的说道:“喝吧。喝完了就不苦了。”
  
      什么鬼,这话小孩都不信!不管喝醉了的公子夏候却偏了偏头,疑惑的问道:“喝完了就不苦?”
  
      “对......对。”她默默的捂住了良心。
  
      装了解酒茶的酒杯再一次空了,而这一次公子夏候的眼睛都红了。
  
      “苦。”
  
      火翻了一遍背包,她找出俩包小点心递去。
  
      一块点心下肚,公子夏候满意的笑了:“甜。”
  
      虽然人数很多,以至于大家谁也不会一直关注着哪一方,但是这么一会儿,已经有人现这边的动静,频频有人朝这边看过来。玉琳珑更是隔着她姐姐玉琳琅扯了刹时颜一把。好奇的问道:“你师傅他是不是喝醉了。”
  
      一边问一眼神一边不停的扫着公子夏候。
  
      刹时颜心中的悲伤简直要逆流成河,面对玉琳珑的问题,她只能温柔的笑了笑,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说道:“是啊。喝的有点多了。”
  
      “酒量不错的,我看你一直在给你师傅倒酒。”
  
      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她觉得自己笑容一定充满了悲伤。
  
      “是啊,是我倒的。”她又笑。
  
      玉琳琅被这怪怪的笑弄的毛毛的,而此时喝醉了的公子夏候除了眼神有点呆外,一直安安静静的在吃点心。觉得没什么稀奇的玉琳琅就把探过来的脑袋收了回去。
  
      而刹时颜看着无比‘乖巧’的公子夏候,无力的叹了一口气。怎么感觉她每次献殷勤,都会出现一些状况?真笨拙啊,看来自己还得多修练。???.?`
  
      也没过多久吧,十来分钟的样子,安安静静吃点心的人动作突然停了下来,头也慢慢转到了她这边。
  
      她:“n(*≧▽≦*)n师傅。”
  
      公子夏候:“......”
  
      那暗沉的眼神顿时让她一个哆嗦,摆出来的开心脸也僵硬了。是解酒茶起作了吧,本该开心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更无奈了。
  
      “一起离开。”公子夏候扶着桌沿慢慢的站了起来,脸上乌云密布。
  
      “哦......好、好的。”见他似乎有点站不稳,她连忙伸手扶了一把,却反被狠狠的瞪了一眼。她松开手忧郁的低下了头,酒醒了好难伺候啊,明明醉了的时候那么乖。
  
      这时离了他们三个位置的妖娆玲,看见了他们的动作,朝他们说道:“时颜,你们这是要走了?”
  
      “嗯。”她应声道。
  
      妖娆玲沉吟了下说道:“好,你们先走也好,有事我再通知你。”
  
      “好。”反正这里乱糟糟的,一时半会儿的估计也谈不了结盟的事。
  
      于是公子夏候几人再加上刹时颜,一行七人慢悠悠的下了楼。其间公子夏候一直摇摇晃晃的让人看着就担心。她几次使眼角想让他们谁伸手扶他一把,结果全部都装做看不见。
  
      百里诸葛更是出了酒楼大门后,就朝她比口型。
  
      谁......灌......的......谁......负责?
  
      她不是不想扶,可明显她扶了会更生气啊。见公子夏候走一步定三定的样子。她没办法只好紧紧的走在他身边,打算随时伸手扶人。然后在他一次身体前倾时,她奋力的扶住了他的胳膊。
  
      哦,他的脸更红了,老天保佑不是气红了脸!
  
      她胆战心惊的像扶着老太爷一样。总算把人扶回了客栈。进了公子夏候的房间后,她扶着的手就被推开了。
  
      “我晕眩状态是一小时,等状态消失就去小河边接着训练。”他站在门边这样说道。
  
      偷偷观察他的脸色,却现什么也看不出来,她轻声应道:“哦,好。”结果话音刚落,面前的门就啪的一声关上了。
  
      她:“......”果然还是喝醉的时候比较可爱。
  
      “果然还是喝醉的时候比较可爱吧。”
  
      “!!!”听到声音的她猛的一回头,就看见百里诸葛几人站在身后的位置,几人的表情都很微妙。
  
      “真遗憾,难得遇到喝醉的老大。却不是时候。”钟离子窃笑。
  
      听到钟离子的话,她不好意思的摸了下鼻子,然后开口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因为师傅一直在喝,所以我就帮着倒酒了。”
  
      “噗。”夏候阿晃笑出声音,一边摆手一边笑道:“no,no,不是怪你的意思。我们的意思是,如果刚刚周围不是那么多人就好了,要知道逗喝醉的老大。绝对是人生一大乐趣。”
  
      是她以为的那个意思吗?感觉有点心疼师傅啊~
  
      “好了好了,我们接着去小河边训练吧,明天就该走了,该做的事就一点折扣也不打的都做全了。”百里诸葛朝她说道:“小时颜。你是和我们一起回小河边,还是回酒楼。”
  
      “和你们一起吧。”反正酒楼那边的事她不想插手,也不适合插手了。
  
      明天就要离开小林镇了,她心里又是兴奋又是不安,因为这几天她依然没得到向晨依的下落。等离开了小林镇,若大的万古她要从哪里找人?而且现在她很但心。向晨依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小林镇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她找不到向晨依的话,那也只能等着向晨依主动来找她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觉得向晨依绝对不会就这么消失在她的眼前。不过为了不会太被动,眼下她得赶紧把青铜手镜修好。
  
      夜晚,已经知道刹时颜明天就离开的笑姑,并没有向往常一样开店,而是挂了打烊的牌子在二楼收拾了一个大包袱出来。
  
      “颜娘,出门在外衣服要多带点。”
  
      “颜娘,带上这个......”
  
      “颜娘,这个带上......”
  
      刹时颜红着脸拉住了笑姑,按着她坐下后说道:“笑姨,您别忙了,这些东西够了,不如说太多了!”
  
      “多?哪里多了出门在外就什么都要准备些才是。不过也是,东西太多都不方便了,不如姨母再帮你买辆马车吧!”
  
      噫?她想说的不是这个啊,可是笑姑都已经在嘀咕小林镇谁家养马了,谁家有马车了:“酒楼时常用马车去外地买些新鲜食材回来......嗯,宁府也备着马车......”
  
      刹时颜觉得自己的心都软成泥了,依偎着把头搁在笑姑的肩膀上,她轻轻的喊道:“笑姨。”
  
      “嗯?”笑姑搂住她的肩膀,轻轻的晃着。
  
      “不要担心了。”她轻声嘟囔。
  
      笑姑拍拍她的手,叹了口气:“哪能不担心。”
  
      “那就稍稍担心一下,不要太担心了。”她伸手揽住笑姑的脖子轻晃:“好不好嘛。”
  
      “好好好,那你要记得写信啊。”笑姑忍不住笑了。
  
      突然笑姑像是想起了什么,直起身拿出来一封信塞进包裹里说道:“到了永康城,记得把这封信送到平安酒坊的顾九娘手里。有为难的事就找她帮你,顾九娘为人和善和姨母一直有往来。”
  
      “嗯,我记得了。”
  
      说话间刹时颜看到了妆台上的镜子,想起了她眼下着急要修的青铜手镜,连忙从背包里翻了出来。
  
      “笑姨,你看,这镜子坏了,我该去哪修呢?”
  
      笑姑接过青铜手镜,摸了摸已经完全模糊的镜面,眉头轻皱:“这可不知道呢,咱小林镇没有磨镜人,你得去永康城找磨镜人帮你修。”
  
      磨镜人?好歹是知道了一个方向。
  
      俩人磨磨蹭蹭瞎聊着,直到夜深才各自躺下,其间刹时颜收到了妖娆玲还有精英战队好几个人的消息。
  
      妖娆玲大至说了下今天酒楼的后续,告诉她结盟的事情还没有说定,只是互相表露了意思和条件,恐怕结盟不是三俩天能定的下来的。另外表明,只要她愿意,仙音谷的大门就一直为她刹时颜开着。
  
      不管真话假话,妖娆玲的话都让她很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对仙音谷她竟然有了一丝丝的归属感。
  
      精英战队荼蘼烟离公孙暮几人,也已经知道她明天要走的事,所以说的都是一些送别的话。
  
      【私频】刹时颜:还会再见面的。
  
      她给这些人都了这条消息,因为她心里就是这样断定他们这些人未来一定会再一次聚在一起。
  
      永康城啊,前世她常驻的地方之一。
  
      希望可以快点找到磨镜人,因为除了想掌握向晨依的动向,还有几个人的下落她也非知道不可。
  
      鬼面人,肃言,杨全。
  
      若说重生以来对向晨依的报复是她的动力,那么杀死这三人就成了她的执念他们不死执念不消。以前常想着努力存钱开店之类的想法,好像没有那迫切了。虽然还是喜欢,但是却不是要的目标了。
  
      那现在她的目标呢?
  
      是变强,变的足够强,然后活到这个游戏的终结。(未完待续。)
  
  

Ps:书友们,我是萦回,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