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万古 > 第六十八章 都很满意


    正聊着时,师涓突然道:“你们先聊着吧,我去安排一下守夜的事。”

    几人点头,目送师涓起身离开。但是就算少了一个人,她们几个依然聊的很欢。刹时颜坐在一旁略显无聊,正打算接着看那本《倩女传》的时候,她们这里却迎来了一个人。玉琳琅老远就带着笑,朝着她们这边走过来,一路上有不少人和她打招呼。

    “时颜,你有空吗?妖娆队长有点事想和你谈谈,你跟我来一下好吗?”玉琳琅来到她们面前,温温柔柔地说道。

    还能说什么?说没空吗?她默默的站起来,向雪霖霖几人无声的说‘去一下’后,就看向玉琳琅示意她带路。她还以为至少要等到了小林镇后,妖娆玲才会来找她,没想到现在她就等不及了。

    黑夜里,几百人宿营,火堆照亮了半边天。穿过一堆又一堆的篝火,她跟着玉琳琅来到了妖娆玲所在的地方。除了她见过的倾城花开和玉琳珑姐妹俩,还有两个她没见过的女玩家在,看来这些都是妖娆玲信任的人了。

    妖娆玲看起来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倾城花开似乎要略小一点,玉琳珑姐妹俩约摸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但是这俩个女玩家,一个看起来至少有三十岁,另一个保守估计也在三十五岁左右。要知道万古这个游戏,虽然在建立角色时,可以对外观进行调整。但是也只能是进行调整而已,并不能完全变成另一个人。所以这俩人的实际年龄,可能比表面看起来还要年长几岁。叮铛小队里的女玩家普遍都不大,突然出现俩个明显高龄的女玩家,她觉得有些违和。

    妖娆玲早没了在小树林里那种严肃的气势,现在的她浑身都透着一股慵懒的感觉,脸上带着妩媚漫不经心的笑。

    “时颜,我给你介绍下。这是月华萤火和白岚。她们俩个可不得了,在进入游戏前月华曾经是体操队的,白岚则练了二十年的散打。她们俩个可是咱们队里身手最好的,我完全不是她们的对手。”

    这俩人果然不普通,听名字略觉得耳熟,想来前世那些坚强自立的女玩家里,她们肯定也是其中的一员吧。在妖娆玲介绍完后,那俩人都带着笑意看着她。出于礼貌和尊敬,她向她们点头微笑道:“你们好,我是刹时颜。”

    她想她已经猜到这俩人是什么职业了,白岚腰上挂着一柄剑,再联合她的特长,应该是选了武师职业。虽然月华萤火也是挂着一把剑,但是她莫名的就是觉得她应该是一名乐者。

    “你好。”月华萤火笑眯眯的道:“原来你就是妖娆说的那个会做装备的乐者啊!可惜你用的是乐器类武器,不然你就可以和阿岚讨论一下心得了?”

    和白岚讨论心得?难道她不是乐者?难道她猜错了?

    白岚对着月华萤火撇了撇嘴道:“你怎么不和她讨论下,虽然你是武师,但是你对乐器不是也很有一手么。”

    刹时颜听到这里,脸上不禁有些发烧,是她太想当然了,这俩人职业她完全猜反了。

    月华萤火摆着手道:“不行不行,我对古乐器完全不在行。”

    这俩人旁若无人的聊着,连妖娆玲也只是在一边听着,她更不可能去接话了。眼神游离着,突然她和一个人对上了视线,那人是倾城花开。还以为她又要瞪人的时候,却见她平静的转开了视线,她的眼神就好像扫过了空气似的。她不禁挑了挑眉,看来妖娆玲确实做到了对她的保证,不会再让那事再发生了。

    站在一边,她完全不出声,就听着那俩人说笑。心里有些猜不透妖娆玲的意思,总不会找她来,就是为了给她介绍这俩个人吧!原先她还以为妖娆玲找她是为了包裹格钱袋的事,现在她就不知道妖娆玲找她来的用意了。

    过了十来分钟的样子,那俩人才总算停了下来。妖娆玲几乎是抢着说道:“呵呵,时颜我找你来,除了想让你见见我们的高手。还是想想问问你裁缝师的事,也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下个地方。队里有个玩家从npc那里得到消息,下个地方叫小林镇。你身上现在有多少那种钱袋,除了你要原本要交了10只,我还想再找你多买点。”

    看妖娆玲生怕那俩人再聊起来的样,她心里不禁偷笑了下,没想到还有妖娆玲搞不定的人。现在她手里足有一百个五格袋,六格七格的也有。不过她可不打算把这些都告诉妖娆玲,连五格钱袋的数量她也只打算说一半。

    “我手上现在一共有五十个来,十个是说好的,另四十个算你八百五十两银一个,多出来的几个我自己要留着备用。”她这样说也算正常,这些东西可都是有耐久度的,给自己留几个备用也很正常。

    妖娆玲听了嘴角一翘,就在她以为她不会反对的时候。妖娆玲却出声表示对价格不满,她说她可以给出一只六百两银的价格。刹时颜当然不能随意让她降价,费了一番口舌后,钱袋最终定为一只720两银的价。

    看着妖娆玲满意的笑,她心里也在满意的笑,妖娆玲会降价在她的意料之中。但是就算一只钱袋只卖720两银,她也赚足了,毕竟她买来做钱袋的布一匹只要五两银,平均下来就只有几文铜钱了。不过物以稀贵,就算以后这种带包裹格的东西泛滥。这东西也是一直在消耗,所以市场是很大的。六格七格的,她打算到了小林镇把那个隐藏任务解决了,再拿出来卖。

    看着包裹栏里多出来的银子,她觉得今晚就算在荒郊野外她也能做个美梦。梦里的她一定是坐在自己开的大店里,看着向晨依在她面前苦苦哀求她东西再便宜一点的画面。一想到这样的画面,她几乎要笑出声来。

    想起包裹里的青铜手镜,她觉得是时候看看那张虚伪的脸了。

Ps:书友们,我是萦回,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