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品道门 > 第两千两百九十七章 屈服

  瞧见诛仙剑阵,那恐怖气机流转波动不停的混沌之气,蚩尤终于变了颜色,脸上一阵青一阵紫,过了许久才道:“毋宁死,决不妥协!你可以杀了我,但想叫我臣服,门都没有!”
  
  “九黎族可以战死,但绝不会屈服!”蚩尤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是吗?”张百仁冷冷一笑:“蚩尤,种族大劫当前,莫非你当真半点也不顾念我人族安危了不成?”
  
  “是你汉家的安危,我九黎族投靠诸神,是诸神阵营中的一员,我等有什么种族大劫!”蚩尤不屑一笑。
  
  “都督,这般顽固分子,你还不如将其扔入诛仙剑阵内回炉,想要叫其臣服怕是不可能!”尹轨眼中露出一抹不置可否。
  
  蚩尤是何等人物?
  
  想要叫蚩尤臣服,你没开玩笑吧?
  
  “哈哈哈,果然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蚩尤你且看,此物为何?”张百仁手掌伸出,混沌之气缭绕的诛仙剑阵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本深邃黝黑的书册,被其拿在手中。
  
  “这不可能!怎么会在你手里!”蚩尤骇然变色,双目中满是不敢置信。
  
  “从生死薄被我拿在手中的那一刻起,九黎族便已经输了,败得毫无反抗余地!”张百仁面带冷笑:“九黎族八十一部落的生死已经被我操之于手中,念动间九黎族便可自世间抹去,蚩尤你如今还有何话说?”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的!我九黎族本源怎么会在你手中!怎么会在你手中!”蚩尤双目内满是不敢置信,露出了一抹骇然。
  
  当年是他亲手将九黎族本源送到了魔神手中,用来搭建阴曹六道轮回,怎么会落在张百仁手中?
  
  不敢置信!
  
  惊天霹雳!
  
  蚩尤只觉得头皮发麻,双目内露出一抹骇然,似乎随时都能将眼睛瞪出来。
  
  “如何?你若不识趣,可休怪我下狠手!”张百仁眼中冷光流转:“当年我屠戮突厥百万,你又不是没有见过!”张百仁冷冷的看着蚩尤,转身对张衡道:“解开他的束缚!”
  
  “都督!”尹轨不由得面色一变,双目内露出一抹惊讶:“若解开蚩尤束缚,便犹若放虎归山,对方有了准备,再想将其拿下,可是难了。”
  
  “呵呵!”张百仁冷冷一笑:“我觉得他该是个聪明人!”
  
  尹轨闻言面色变幻,但却依旧选择听从张百仁的话,手掌一伸金刚琢回归。
  
  蚩尤挣展身躯,猛然翻身站起,面带羞怒的看向张衡、张百仁:“你当真如此笃定,我不会逃走吗?”
  
  “你若不顾及九黎族百姓死活,逃走便是,我绝不拦你!”张百仁冷冷一笑:“只怕你没有逃走的胆子。当然,你若自诩有本事从我手中能夺走生死薄,我也由得你,这也是一种选择。”
  
  盯着张百仁手中的生死薄,蚩尤面色变幻,眼中狠辣之光流转,但终究是不敢动手。
  
  面对着张百仁,蚩尤心中武者直觉告诉自己,自己若敢动手,只怕会死的很惨!很惨!会被彻底自天地间抹去。
  
  “你究竟想要如何,划下道来吧!”蚩尤咬牙切齿的盯着张百仁。
  
  “我要如何?还要问你想要如何才对!九黎族只有臣服大唐这一条路,没有第二种选择!此事本座决不妥协!”张百仁欲要人族一统,一窥天机,九黎族的臣服至关重要。
  
  二来自己大敌太阴仙子也即将复活走出太阴星,岂容九黎族在这个时候捣乱?
  
  “臣服可以,交还生死薄!”蚩尤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
  
  张百仁将生死薄塞入袖里乾坤,不屑的看了蚩尤一眼:“下次这种幼稚的事情便不要说了,否则我会以为你很白痴。”
  
  蚩尤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暗骂诸神无能,竟然叫生死薄这么重要的宝物落在张百仁手中,使得九黎族彻底陷入了不利之地。
  
  掌握了生死薄,张百仁念动间便可将九黎族自世间抹去,你叫其怎么争斗?
  
  张百仁转过身,看向瀑布泉水,眼中露出一抹悠然:“我只给你三日时间,三日过后若不臣服,世上再无九黎族。”
  
  “咯吱~”
  
  蚩尤双拳紧握,周身气机紊乱,青筋暴起,虚空被其捏的爆开。
  
  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背影,他有心出手拼的你死我活,但是身体的本能却压制了出手的**。
  
  出手,必然死的很惨!很惨!
  
  “算你狠!”蚩尤猛然转身离去,向着山下走去。
  
  “就这么放他走了?”尹轨眼中露出一抹紧张。
  
  “呵呵,他没的选择!”张百仁了摇头。
  
  蚩尤虽然对汉家来说犹若恶魔,但对于九黎族民众来说,便是圣君。亦如轩辕对人族,这件事若放在轩辕身上,他也会做出同样选择。
  
  “啊~~~”
  
  远处群山中传来一阵雷霆般的吼叫,接着便是地崩山摧,开山裂石的声音。
  
  脚下大地抖动,张百仁看向波荡的泉水,嘴角微微翘起:“蚩尤果然不是无情之人。”
  
  远方
  
  山林间一片狼藉,蚩尤红着眼睛,周身肌肤不断蠕动,双目内杀机冲宵,眼睛血红:“张-百-仁!”
  
  彻骨的阴寒自牙缝里钻出,可是蚩尤没有办法,他没的选择!
  
  “日后莫要叫我找到机会,否则非要将你千刀万剐不可!”蚩尤骤然远去,虚空爆开。
  
  “告诉轩辕、玄女,撤兵吧!”张百仁看向尹轨。
  
  少阳老祖的舍身成仁,刺激到了张百仁,他终究不是无情之人,自己与少阳老祖相处这么些年,少阳老祖淡定从容的赴死,对他影响很大!
  
  “都督,若赤尤骤然反水,攻入神州……悔之莫及啊!”尹轨面色一变。
  
  “呵呵,你莫真非当我诛仙剑阵是摆设吗?”张百仁面带冷笑:“再说了,生死薄也不是玩物。”
  
  “是老道多虑了”尹轨闻言笑了笑。
  
  九黎族
  
  蚩尤回转九黎族,来到擂鼓之处,瞧着自家战鼓,心头都在滴血。
  
  一把推开敲鼓的猛士,蚩尤上前敲响战鼓,刹那间传遍全场。
  
  “退兵?”
  
  无数九黎族将士此时听闻战鼓声响,俱都面露诧异之色,不晓得自家大王为何下令撤兵。但军令如山倒,一旦下令,便再无回旋余地。
  
  众人不敢违逆,只能率领手下九黎族大军一边撤退,一边掩护。
  
  人族阵营
  
  轩辕与玄女面色诧异,不知九黎族为何撤兵。
  
  “大王、玄女娘娘,只怕九黎族有诈,不可贸然追击!”力牧面色凝重道。
  
  “你怎么看?”玄女看向蚩尤。
  
  “两军交战,我等行堂堂正正王道之师,纵使对方有什么诡计,却也不足为虑!此时九黎族必然有变,蚩尤又被大都督生擒,正是痛打落水狗之时!”轩辕抚摸着腰间轩辕剑:“本将亲自打先锋,任他何等阴谋,都瞒不过我的眼睛。”
  
  “大王所思与我相同!”玄女轻轻一笑:“传令下去……”
  
  “慢着!”眼见玄女便要传递命令,却被人匆匆打断,二人齐齐循着声音望去,却见尹轨自天边走来:“大都督法令:人族大军原地修整,准备三日后入驻九黎,在九州内落地生根。”
  
  “尹轨道长,大都督此话何解?”玄女面带疑惑。
  
  “不出意外,三日后九黎族将要上书臣服,日后我汉家百姓将要迁徙九州,同化九黎!”尹轨瞧着轩辕与玄女疑惑的表情,手中持着张百仁令箭,然后低声将生死薄的事情说了一遍。
  
  “蚩尤自作自受,简直恶有恶报!当年若非他将九黎族人道本源交出去,又岂会有今日?”轩辕闻言听了大笑,声音里满是畅快,数千年的争斗,终究是他轩辕胜了。
  
  “大都督好手段,都督既然有令,我等岂敢不遵!”玄女笑着道。
  
  “二位收敛大军,老道还要前往龙族走一遭!”尹轨笑着身形消失。
  
  “唉~”瞧着撤退的九黎族大军,轩辕此时笑容收敛,露出一抹复杂之色。
  
  “怎么,胜利了还不高兴?”玄女诧异道。
  
  “我想过蚩尤会战败,但万万想不到,蚩尤会以这种方式战败!”轩辕的眼睛里满是感慨。
  
  “传令下去,大军安营扎寨,就此修整!”玄女没有理会轩辕的感慨,已经开始下令收敛大军。
  
  海族
  
  祖龙瞧着对面的尹轨,查验了手中令符之后,虽然不知生死薄之事,但却也晓得必然又起了变故。
  
  “大都督好手段!”祖龙笑着道了一声,对着手下虾兵蟹将道:“收兵吧!”
  
  “蚩尤,你为何忽然下令撤退?”
  
  擂鼓前
  
  奢比尸、玄冥、句芒、蓐收四尊魔神自天边走来,四位魔神才出阴曹世界,便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砰!”
  
  瞧见四位魔神,蚩尤猛然扔掉手中鼓槌,眼睛赤红的盯着诸位魔神,一步上前攥住了句芒领口:“尔等还有脸问我?你还是自己去反思一下吧!为何生死薄会落在张百仁手中?为什么?”
  
  蚩尤在咆哮,亦如他波涛汹涌的心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