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数据修仙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三章 真人岳青
    冯君在止戈山待了两个月,再次等到了梁天王。
  
      梁天王这次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也邀来了派里一名真人岳青,跟他同行的还有皇甫无瑕。
  
      岳青看起来文质彬彬,但是举手投足之际相当沉稳,称得上是渊岳峙。
  
      岳真人也相当讲究,并不直接去找冯君,而是先放出一处行在,任由行在慢慢吸收灵气,自己却是跟随皇甫无瑕进了天通的小院。
  
      然后才是皇甫无瑕通过相关的人,报于冯君知道,自己和梁超来了,同行的有岳青真人。
  
      岳真人是按照礼数拜山,却也没说一定要进门,反正看冯君怎么处理。
  
      曲涧磊一听这名字,眉头就是一皱,“这家伙怎么来了?不好招惹。”
  
      冯君也听说过此人,“就是青罡那个战力无双岳真人?”
  
      “他不是战力无双,”曲涧磊摇摇头,笑着发话,“这家伙是防御高,移动快,号称可以以一敌三,那是因为他扛揍,还会躲……”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补充,“不过这么个主儿,单挑的话,也真不怕任何人。”
  
      冯君侧着头想一想,“那我……出去见一下?”
  
      “那就去呗,”曲涧磊不以为意地发话,其实他是不想让冯君见那人,曲涧磊哪怕是真人了,估计也远不是那位的对手,他所说的防御极强就是他的毒都奈何不了对方。
  
      但是冯君要去,他还能拦着不成?
  
      以这一方天地的规矩,真人上门求见上人,上人若是不出迎,就是妥妥的不敬真人。
  
      冯君倒是没有曲涧磊想的那么胆小,他一边出门,一边好奇地发问,“岳真人的防御强,还是麻真人的防御强?”
  
      曲涧磊当然知道麻真人的防御有多强,但他还是正色发话,“不是一回事,你能伤得了麻真人,但是岳真人不一样的,他不仅仅是身体防御强。”
  
      正说着话,两人身边嗖地出现一人,却是缘明真人,最近几天他还在琢磨止戈山的天机石,并且考虑能否在不影响天机石的情况下,提升一下止戈山的地脉。
  
      倒不是冯君要求他这么做的,而是他觉得这是一个挑战。
  
      不过现在,他居然出现在了两人身边,而且表示,“岳青那家伙很强横,我跟你们一起去……免得吃亏。”
  
      话音刚落,一声长笑传来,“缘明老儿,背后嚼谷人,像是一峰之主的样子吗?”
  
      这一声长笑声音不算高,还是定向发出的,也没有摄人心魄的意思,一切都是刚刚好,仿佛证明岳真人确实相当低调。
  
      但是事实则不然,声音从山门外传到了山门里,不能说是冒犯主家,却也有些有恃无恐。
  
      缘明真人的脸色一变,他刚才可是有意隔绝声音的,结果对方也没显露出什么神识,就听到了他说话,他摇摇头,苦笑着发话,“这家伙的修为……又高了。”
  
      曲涧磊的脸色,也凝重了一些,对方可是号称能够以一敌三的肯定不是敌三个上人。
  
      前文说过,同等修为的修者,法宝符大致相仿的情况下,以一敌二都很难取胜。
  
      三人出了山门,岳青也走到了天通小院的门口,笑吟吟地发话,“两位真人出迎,实在愧不敢当,这位就是冯山主了吧?果然是丰神俊朗,天骄之姿。”
  
      冯君一拱手,“止戈山冯君,见过岳真人,当不起真人如此夸奖。”
  
      “不用这般客气,”岳青笑着摆一摆手,“我能主动来世俗界,一来是见一见你这难得的推演天才,二来也是有事相求,你这么客气,我怎么还好意思开口?”
  
      冯君沉吟一下回答,“岳真人有事,本来我该一口应下的,但是我跟青罡……有些因果未了,还请真人见谅。”
  
      “呵呵,”岳青干笑两声,抬手一摆,“还请进来详谈。”
  
      缘明真人见状,忍不住出声了,“你的行在就在旁边,让我们进天通谈,有点诚意不足。”
  
      岳青白他一眼,似笑非笑地发话,“进我的行在……你有这胆子吗?”
  
      缘明真人闻言,顿时就是一怔,行在固然是居住、修炼和待客的地方,但是敌方的行在,最好还是不要随便进入人家埋伏一些手段,真的不要太简单,那才叫关门打狗。
  
      不过他还是很不屑地表示,“你觉得能吃定我们?”
  
      “你不怕就好,”岳青笑着又一摆手,“那好,请进我的行在详谈。”
  
      缘明怔了一怔,然后仰天大笑,“哈哈,终于轮到我说一句了……青罡派的行在,请我去我都不去!”
  
      他也算是个有急智的,竟然这么就把尴尬应付过去了。
  
      岳青不屑地看他一眼,轻哼一声,“装腔作势……好了,不废话,还是进天通聊吧。”
  
      进了天通之后,梁超先取出八本典册来,“冯山主,这些都是关于地脉之术的理论和应用,答应了你的事,我肯定会办到。”
  
      冯君看一眼,又看向缘明真人,“这些典册,跟贵派无关吧?”
  
      他其实并不认为,青罡派拿出的典册,会跟太清派有瓜葛,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会果断地拒绝跟青罡的任何往来贪婪还有原谅的可能,但是脑残无药医啊。
  
      他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看一看,缘明真人有没有帮自己验一下货的可能。
  
      对于地脉之术,他知道的还是太少了。
  
      “青罡应该没胆子拿我太清的秘术过来,”缘明真人却也实在,他不说青罡没有任何太清秘术,只说青罡没那胆子,而且他还明白冯君的意思,“我倒是可以帮你鉴定一下。”
  
      青罡派确实没有脑残,缘明真人连续鉴定了六本,都跟太清的传承没多大关系要说一点关系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地脉之术左右不过是那些内容,绕也绕不过去。
  
      他的鉴定不是看完一本书,看个开头就够了想再多看也不可能,都有禁制呢。
  
      当他想看第七本的时候,拿不起来典册了。
  
      也不知道岳青怎么做的,他只是笑眯眯地表示,“这两本不能让你看了,都是我们从别的地方获得的,太清的底蕴已经很深厚了,我青罡没有资敌的传统。”
  
      “切,”缘明真人不屑地哼一声,“都不是什么好货色,也就是你青罡当回事。”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他脸上的悻悻之色,根本掩饰不住。
  
      太清对于地脉之术,了解得确实很多,但是……“从别的地方获得”,那基本上意味着,不是本位面的知识体系。
  
      位面之外的地脉之术,太清也得到过一些,缘明真人并不怀疑这一点,他也认为,青罡派有得到这些知识体系的能力。
  
      其实,除了上门传下来的体系,太清认为自家的地脉之术,比大多数同等位面要强,但是……既然有其他的思路,为什么不借鉴一下呢?
  
      岳青白他一眼,“货色好不好,也跟你太清无关,你就不用咸吃萝卜淡操心了。”
  
      冯君闻言,一摆手就收起了那八本典册,然后是两对挪移阵盘,“好了,我跟青罡的恩怨,就算两清了,岳真人还有什么指教?”
  
      “不是指教,是请托,”岳青正色回答,“我青罡弟子在踏入出尘之后,多是九天罡风处修炼,我希望你能帮着推演一下九天罡风的强弱地点。”
  
      九天罡风并不存在于这个位面,而是在天空中,出了大气层。
  
      大气层其实是地球位面的判断标准,在这个位面,是被称为位面宏膜就是位面意志所能保护的范围。
  
      出了位面宏膜,不但有九天罡风,还有各种怪异现象,比如说天心台季不胜和素淼真人那段孽情,就发生在两者都在大气层外遭遇了空间乱流,谁都不知道能不能再回去。
  
      结果这两位不但回来了,还带回来了混沌阴阳诅咒这种麻烦,只可能在天外发生。
  
      青罡派是非常注重炼气,不是炼气期那个炼气,而是打磨灵气的炼气,大部分的出尘期,都要时不时地进入天外打熬自身。
  
      对于青罡派的上人来说,这是很关键的一环,但是内里的危险性,也不容低估九天罡风炼体,炼得好了是长进,炼得不好尸骨无存。
  
      因为九天罡风不好判断强弱,而且也变幻莫测,搁在地球界上的意思就是:下雨才能保证粮食丰收,但是下暴雨那是水涝灾害,下冰雹的话……那是灾难。
  
      地球界也有风,一级也是风,十二级的也是风,能一样吗?
  
      最坑的是,九天罡风变幻莫测,这是谁也分析不过来的,比雷霆原的雷电还难捉摸。
  
      雷霆原的雷电,也没什么规律可言,但是大致什么区域会出现什么级别的雷电,雷修们都还会有点认知,知道什么地方危险。
  
      九天罡风如此难以琢磨,青罡派的上人去炼体,就只能尽量捡那些安全区,否则青罡派的上人再多,也不够死的。
  
      但是安全区固然是安全了,可是……炼体的效果也小,去天外连续待上一个月,一点九天罡风都没见到这不是瞎耽误时间吗?
  
      对出尘上人漫长的生命来说,浪费一个月时间不算什么,但是……真的很让人沮丧啊。
  
      每一次去天外,也是要有成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