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九重紫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最终

第五百二十三章 最终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宋墨的书房里,陆鸣正悄声地和宋墨说着话:“只把几个平时在樨香院扫地浇hua的放了,其他近身服侍过国公爷的人都处置了。特别是常护卫和曾五,小的亲手将尸体丢进河里的,银票包袱都背在,就算是有人发现,也以为是失足落水,断然不会怀疑其他的。陶器重则因车马劳顿,病死在了回乡的路上。”
  
      陆鸣办事,宋墨向来放心。
  
      他微微点头,笑道:“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你可有什么打算?想去锦衣卫或是神机营都不是什么难事。武夷还跟着赵良璧去做买卖了,不过瞧你这性子倒不是个做买卖的。”
  
      陆鸣讪讪然地笑,道:“我还是像段师傅似的留在府里吧!”
  
      世子爷身边少不了给他办脏事的人,自己收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想去卫所被其他人管束。
  
      宋墨也的确少不了他,他既然这些说,宋墨也没有勉强,不再提这件事。
  
      过了几天,圣旨下来。
  
      顾玉尚了景泰。
  
      兴国公为自己的三儿子求娶景宜公主。
  
      消息传来,窦昭微微地笑。
  
      难怪英国公府倒后,兴国公能成为公勋里的第一家。
  
      看样子辽王的事兴国公府也所察觉,要不然当初也就不会拒绝自己的儿子尚景宜公主了。
  
      现在辽王事败,皇上还惦记着万皇后,心疼景宜公主,太子又正为这件事头痛头,这个时候兴国公主动求娶景宜公主,就成了为主分忧。
  
      想到景宜公主的婚期定在了九月初十,顾玉的婚期定在九月十二,她商量宋墨:“给兴国公府的贺礼,我们要不要比平常添几成?”
  
      宋墨此时也看出了兴国公府的厉害,想了想,道:“那就添三成好了。”
  
      窦昭吩咐下去。
  
      宋墨问起顾玉的婚事来:“云阳伯府那边可有什么动静?”
  
      顾玉还在从天津赶回京都的路上,但云阳伯府已经接了旨,众姻亲都纷纷登门祝贺,窦昭早上才去过云阳伯府。
  
      “自从崔义俊上门给云阳伯府传过话之后,顾玉的继母现在像霜打了茄子似的,彻底给蔫了,一直装病在床。”她笑道“主持云阳伯中馈的是顾玉的二婶婶,看样子就是个精明的,给顾玉成亲置办的东西全都用最好的。”
  
      反正顾玉成亲的费用从公中走,用多了不人她掏一分,用少了她也得不到一分,还不如痛痛快快地拿出来,把事情办漂亮了,给自己挣个贤淑的名声。
  
      宋墨松了口气,道:“我还要想,万一那边要是办得不周全,我想办法给他做个面子呢!”
  
      窦昭知道现在宋墨心里最放不下的就是顾玉了,她安慰宋墨:“可见顾玉是个有福气的,关键的时候总能遇到好事。”
  
      宋墨笑着颔首。
  
      顾玉回到京都还没有回云阳伯府先到了英国公府。
  
      他看见宋墨就跪了下来,掏着宋墨的大腿就是一顿嚎啕大哭。
  
      宋墨发誓:“万皇后的确不是被太子殿下害死的!”
  
      顾玉哭着点头,道:“我知道。她那么好强,怎么会让自己后半辈子都看人眼色我就是心痛她,落得这样一个下场。”
  
      窦昭突然间隐隐有点明白前世的顾玉了。
  
      万皇后和辽王成功了,他一样的不痛快。
  
      窦昭不由得眼眶微湿,想到他也是个傲气之人,前世的婚姻一直不顺,这世又是尚公主,不知道他会不会觉得是种羞辱,有心想劝他两句,又不知道从劝起,只能幽幽地叹了口气,转身让小丫鬟沏了茶顾玉很喜欢的茉lihua茶。
  
      等顾玉成了亲,窦昭和宋墨在家里设宴招待他和景泰公主。
  
      景泰公主鹅蛋脸,杏子眼,身材玲珑有致,是个美人。坐在hua厅里和窦昭喝茶的时候,会不时抬头看一眼在hua厅外和宋墨说话的顾玉。
  
      窦昭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景泰公主就笑道:“您是怕我在表哥面前摆公主谱吧?”
  
      窦昭没想到景泰公主会随着景宜公主喊顾玉表哥,更没有想到景泰公主如此通透率直,面色微红。
  
      景泰公为却不以为意,望着厅外的顾玉低声笑道:“您可能不知道,表哥从前常去宫里玩耍,我们从小就认识。他嘴巴虽然毒,心思却好。我吃了杏仁身上就会起疹子。万皇后母仪天下,哪里记得这些小事?我母亲虽然长袖善舞,却也不过是个娘家无势、膝下无子的庶妃,在坤宁宫从来都是陪笑脸的那个。有一次母亲带我去给万皇后请安,万皇后让人端了新做的杏仁露给我喝,我不敢不喝。表哥却一把将杏仁露从我手里夺了过去,说他正口渴,让宫女给我上了龙井茶。之后我再去坤宁宫,万皇后赏得杏仁露就变成了豆浆”她说着,垂下了眼睑,声音显更低沉“为这个,我一辈子都会感ji他,一辈子都会尊重他”
  
      有件事,谁也不知道。
  
      当母妃开始为她的婚事担心的时候,她曾悄悄向月老祷告,希望万皇后能大发慈悲,让她赐给顾玉她一定会像永承伯的永平公主一样贤淑的。
  
      窦昭目瞪口呆。
  
      这算不算歪打正着?
  
      送走了顾玉俩口子,她把这件事讲给宋墨听,并好奇地道:“宋墨不知道记不记得这件事?”
  
      “不知道。”宋墨也觉得这件事颇为有趣,道“顾玉只是觉景泰和淑妃一样的能干。据说她进门没几天顾家的亲戚就对她都赞不约口,甚至有亲戚说干脆让景泰来主持云阳伯府的中馈算了。顾玉的继母再也躺不住了,忙说自己好了,要收回主持中馈的权力,却被景泰公主三言两句的把云阳伯给说动了,继续让顾玉的二婶婶主持府里中馈。如今顾玉的二婶婶对景泰不知道有多亲近,什么事都和景泰商量,硬生生地把顾玉的继母给撇到了一边。”
  
      窦昭睁大了眼睛,道:“那顾玉岂不是很高兴?”
  
      “嗯!”宋墨笑道“他觉得自己之前那针锋对麦芒地和继母那样的对着来,也不怪别人都瞧不起他,他的确太简单粗暴了些。”
  
      或许,这才是顾玉需要的妻子?
  
      窦昭呵呵地笑。
  
      松萝神色有异地快步走了进来,道:“世子爷,夫人,会昌伯府的沈世子拜访。”
  
      沈青?
  
      窦昭和宋墨面面相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