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直男癌进入言情小说后 > 第 210 章

第 210 章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外杀伐之声渐起,皇太子脸上笑意愈深,短短几日时间,他面容清瘦许多,两颊微陷,灯影摇曳之间,阴鸷之气挥之欲出,像是一只游荡人间的厉鬼。
  
  殿中百官变了脸色,难掩惶惶,皇帝却仍旧平静如初,只冷冷一声断喝:“你这逆子!”
  
  “逆子?”
  
  皇太子重复一遍,心中颇觉荒唐,眸光狞然,声色俱厉:“我走到今天这一步,不都是你逼得吗?!不喜欢我为什么要册立我为皇太子?!既然让我当了皇太子,又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想废掉我?!还有我母妃——”
  
  他面露悲色,神情痛恨:“她十六岁入宫,侍奉你二十多年,又为你打理宫务、诞育子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可是你怎么对她的?你一根白绫勒死了她,胡乱扯了个暴病而亡的幌子了事!”
  
  “你竟还有脸在朕面前提起那个贱妇?!”
  
  皇帝听到此处,目光豁然冷却:“若非她心肠歹毒,觊觎大位,谋害刘皇贵妃,又怎么会致使刘皇贵妃香消玉殒、朕与亲生儿子骨肉分离多年?!你口口声声说你走到这一步都是朕逼的,可你忘了,这东宫之位原本就是你们母子偷来的,得之不正!”
  
  皇太子哈哈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陛下,您可真是义正言辞,看看您现在的嘴脸,好不大义凛然!”
  
  然后他敛起笑意,神情狰狞,近乎咆哮道:“刘氏那贱婢到底是怎么死的,难道你是第一天知道吗?!不,你早就知道了,从前做乌龟王八将那些个所谓的真相打落牙齿和血吞,现在怎么就不能了?你不知道是我母妃把她弄死的吗?你不知道是我母妃逼得她将那个小孽种送走的吗?你什么都知道,可你还不是让我当了皇太子,让我母妃做了贵妃——承认吧,陛下,你就是个窝囊废,你不敢把事情掀出来,只能当王八忍气吞声!”
  
  皇帝勃然大怒,清癯面孔涨得通红:“放肆,你这畜生竟敢如此妄言!”
  
  “我是畜生,那你是什么,老畜生?!”
  
  事到如今,皇太子算是豁出去了:“想废我,你倒是来啊,拖拖拉拉、犹犹豫豫的,你是怕周定方吧?啧啧,看你这皇帝当的,人君居然要怕人臣——你不是废物谁是废物?!”
  
  皇帝早知他今晚要起事,听闻宫中生乱,并不为之变色,然而皇太子此时言语,却真真切切是扎在了他心上。
  
  他年岁与周定方相当,自从少年时候便遭受到这个名门公子的光芒辐射,中年时候这压力不减反增,从前还只是在声望才干上有所压制,到最后却蔓延到了政局上,有些话背地里说说也就罢了,当着满殿文武百官的面直接戳破,叫他如何下的来台?
  
  还有他这些年明知道陈贵妃便是害死珍儿的凶手,却没能将她绳之以法……
  
  皇帝一张脸涨得通红,激怒羞愤之下,五脏翻滚颠倒,歪在穆贵妃肩头,口中嚇嚇作响,像是一只破败的风箱。
  
  薛追刚刚同父亲相认,又是性情激烈之人,见皇帝如此情状,又忧又怒,想也不想便冲上前去,挥拳要打:“我便替父皇教训教训你这不守规矩的儿子!”
  
  皇太子轻蔑一笑:“莽夫!”却还是顺势往身后一退,让身后扈从近前保卫。
  
  御前侍卫近前护驾,薛追同皇太子的卫率打成一团,另有御前侍卫近前襄助,双方在大殿之上动起手来,不知道砸了多少盘碟玉器,乒乓作响。
  
  穆贵妃满面忧虑的为皇帝顺气,朝臣们神情惶惶不一,宫娥舞姬们瑟瑟发抖的躲在一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刘彻悄无声息的同皇太子妃交换一个眼神,一切尽在不言中。
  
  殿外杀伐之声响了大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安寂下来,殿门从外打开,血腥气随风而来。
  
  皇太子踌躇满志的看了过去,只瞧了一眼,脸上得意之色顿消。
  
  那不是他的人。
  
  这场豪赌,终究还是以失败落幕。
  
  恐惧像是一条毒蛇,吐着信子慢慢爬上他的脊背,皇太子额头沁出一层细密汗珠,下意识转头去看皇帝,却正对上后者痛恨而冷漠的目光。
  
  皇太子心头猛震,回神之后,凄然大笑,笑过之后,他自己动手整理衣冠,合眼道:“杀了我吧。”
  
  皇帝注视着这个曾经让他骄傲喜爱、现在痛心失望至极的儿子,久久不曾做声。
  
  直到薛追轻轻叫了一声“父皇”之后,他才霍然回神,声音沙哑,吩咐道:“暂且将废太子押下,严加看管,传令清查其党羽,勿使长安生乱……”
  
  皇太子被带了下去,朝臣们大梦初醒,纷纷跪地口称万岁,种种褒美之言不绝于口。
  
  不知怎么,皇帝一直觉得心头跟堵了点什么似的,上不去,也下不来。
  
  他勉强定了神,传百官起身:“亏得先太子妃机敏,察觉那逆子存有不轨之心,事先预警,方才使得长安免于流血蒙难。儿虽是逆子,媳却为佳妇,于先太子妃母子二人,先前所说封爵恩待如初,令先皇太孙袭爵雍王爵,世享双王俸禄……”
  
  皇太子妃拉着儿子起身谢恩,神色同先前并无什么区别,宠辱不惊,倒叫众人愈发高看几眼。
  
  想想也是,周家的女儿嘛。
  
  皇帝只觉心口堵着的异物仿佛在逐渐扩大,再说话时,便忍不住咳嗽起来,好容易平静下去,依次吩咐过朝臣之后,一股难以抑制的咳意迅猛涌来,湿漉漉,甜津津。
  
  “陛下!”穆贵妃声音凄厉:“快去传太医,陛下吐血了!”
  
  ……
  
  威宁候抵达黔州时,距离老威宁候的忌日尚且有半月之遥,族亲早早请了高僧大德前来做法事,他闷在屋里听了几日经文,便觉了无意趣,傍晚时候得了空闲,便带着三两仆从,骑马在黔州郊外散心闲逛。
  
  而送信的仆从便在这时候匆匆抵达黔州。
  
  “京城出大事了!侯爷,皇太子被废掉了!”
  
  威宁候险些从马背上摔下去,下一瞬马鞭就打过去了:“胡说八道,你不要脑袋了吗?!”
  
  “千真万确,告示都贴出来了!小的知道了消息,便赶忙来给您送信!”
  
  威宁候料想这小厮不敢在如此大事上撒谎,心脏咚咚咚跳的飞快,下一瞬环顾左右,见并无行人,这才急迫了语气,催促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一五一十的讲,若有错漏和添油加醋,我要你的脑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